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传真/信件/录音

翻页: 返回到7... 10 11 12 13 14... 快进到17
  • 声明
    声明人:王燕平 人数:1人 时间:2005-02-20 10:24 来自: ID:30388
    我早已经退党,但是读了"九评"之后,更加让我认识了共产党的这个邪恶本质。在此我再一次重申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要从自己的思想里和意识中将邪恶的印记清除的干干净净,绝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的污点。
  • 严正声明:退出共青团,红卫兵,红小兵,少先队
    声明人:李扬 人数:2人 时间:2005-02-20 10:23 来自:美国 ID:30385
    从小被洗脑,加入过少先队,红小兵,红卫兵,共青团。 现在认清了共产邪灵的邪恶本质,严正声明退出共青团,红卫兵,红小兵,少先队及与共产党相关的一切组织。彻底清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我还要为已故的父亲声明退党,让他在九泉之下洗刷干净共产党邪恶灵体。愿他不受中共邪灵的恶毒干扰,早日摆脱共产邪灵附体。

    李扬2005年2月19日于美国
  • 退黨﹑團和少先隊的鄭重聲明
    声明人:阳纯芳 人数:1人 时间:2005-02-20 09:06 来自:美國 ID:30259
    在此郑重声明我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年先锋队。让这些邪恶进入历史的垃圾堆。还中国人一个清白之身、之灵。
  • 严正声明退团
    声明人:王 金枝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9 08:14 来自:日本 ID:28009
    读了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后,才彻底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作恶多端,镇压无辜,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的邪恶流氓集团已被众神判死罪。在党文化的教育下,我在高中时盲目入过团,虽已超龄,我要使自己每一个细胞以至心灵最深处,彻底清除共党邪灵,现严正声明退出。2005-02-19

    日本 王 金枝
  • 退团, 让这个魔兽解体
    声明人:陈雷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9 02:06 来自:美国 ID:27850
    退团声明

    我早已不是“共青团员”,但是还是想声明一下:以前在共产党欺骗教育下所写的“决心书”“申请书”全部作废,坚决退出“共青团”“少先队”“红小兵”等与共产党有关的一切组织。也希望中国同胞分享我们相似的经历,尽快退党退团。

    我的出生伴随着文革—一场红色风暴的开始,正是所谓“生在红旗下”。上学学的第一句话是:“毛主席万岁”,可毛主席还是死了;课本上还说:“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可共产党总在“纠正错误”“拨乱反正”。一年级被教育“孔老二是个大坏蛋”,后来知道他叫孔子,是个圣人;二年级“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后来邓成了“总设计师”;三年级批“四人帮”“大快人心”,还要“坚决拥护以敬爱的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可没多久华主席就从党中央消失了。

    因为从小学习成绩好,又特别听话,被政治辅导员在脖子上栓上一块红布成为红小兵,政治辅导员还说这块红布“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后来红小兵升级为少先队,每天都要举着小拳头发誓,要“时刻准备着”接“无产阶级的班”。 班还没接上,无产阶级就不吃香了,要“一切向钱看”。上了初中,终于不用再戴那块红布了,也在不大的心灵中厌恶了政治。但初三的班主任要在班里发展“先进”,一定要我入团,在无数次的谈话中,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没听话,但我的名字还是出现在团员的名册里,我没有写过“申请书”,也没有参加所谓的入团宣誓。但这时我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自己决定的决心:“永远不入党!”

    远离政治,我选择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挤过“羊肠小道”,成为同龄人羡慕的一员――大学生,但我并没有“走遍天下都不怕”。1989年我们切身领教了血腥和恐怖,学校的特殊地理位置使我们看到了境外电视台播放的“人民子弟兵”开枪射击请愿学生的镜头。当那位总理恶狠狠的宣布“戒严”时,长时间在电视机前等待消息的同学们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出国!出国!我爱祖国,祖国不要我。”这是我下的又一个决心。

    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党,党的毒素已经成功的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爱国=爱党=爱领袖”的教育在你最痛恨这个党的时候还在主宰着你对它的认同,由此演绎出的公式――“反领袖=反党=不爱国”禁锢了多少人揭露邪恶摆脱迫害的勇气。

    我们终于明白了,不是“祖国不要我”,而是党不容我。这个党是霸占祖国的强盗,一个在宇宙中本不应存在的邪灵却统治了地球上文化最璀璨人口最众多历史最悠久的民族。它不但张牙舞爪的控制着我们衣食住行的一切一切,而且还将思想的毒素融入我们的血液和骨髓,在你不知不觉中主宰着你的所思所言所行。浩瀚的历史被编成了“农民起义”“儒法斗争”“宫廷戏说”,博大深邃的文化被曲解成出土文物和“文艺晚会”上的庸俗逗乐。儒释道的精髓被抽走了,中医成了西医的附庸,出尘清修的寺庙道观变成了喧嚣嘈杂的旅游胜地。当今的中国,一脉相传的文化没有了,真诚善良容忍谦让的道德良知没有了,法律的正义和尊严没有了;有的是贪污腐败,男娼女盗,弄虚作假,尔虞我诈,弱肉强食。

    难道你不承认这是共产党的“丰功伟绩”吗?难道你还在默许共产党的胡作非为吗?难道你不想将祖国从蹂躏她摧残她出卖她的共产党的魔爪下解救出来吗?难道你不希望中国有一个人民安居乐业,法律公正严明,国家繁荣昌盛的光明未来吗?

    如果你还有一颗没有泯灭的良心的话?你可以跨出的第一步就是:退党!退党!!退党!!! 退出与这个邪魔有关的一切组织,让这个魔兽解体! 

    美国 陈 雷
    2005年2月18日
  • 退团
    声明人:文中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9 01:51 来自:USA ID:27842
    80年代被一个一流大学录取后,我所毕业的高中自动的为我开了一个团员证书以便使那个一流大学认为我在高中就入团了。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申请过,因此也没有宣誓过自己是团员。 为了抹去邪恶给打上的兽的印记, 虽然已十多年没有与那团组织有任何联系, 我还是要声明:退团。

    文中
  • 退团声明
    声明人:黄越强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9 01:50 来自:北美 ID:27840
    读中学时曾经加入共青团。上大学时亲历六四镇压(八九年五月从读书的地方到北京请愿,一直呆到五月底,在屠杀之前离开了北京。后来一同班同学右膝盖中弹。)就认识了共产党的一些狰狞面目,镇压之后的宣传让我认识了共产党的一些欺骗本性。后来就没有考虑加入共产党。在海外求学这几年,见到共产党对一群善良百姓的诬蔑打压,才让我真正认识到了共产党的邪恶本性。多谢大纪元提供这样一个地方让我可以向世界宣称我要与共产党的一切因素脱离关系。
  • 正式声明永远退出共产党
    声明人:叶青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8 13:32 来自:北京大学 ID:26360
    借大纪元退党网站宝地,我正式声明永远退出共产党这个邪教恐怖组织,多年没有说出的话今天痛快地说出来。同时也呼吁北大的教工、学生、校友都来退党、退团,齐心协力摆脱共产党。鸡年行大运,退党保平安。
    叶青2005年2月18日
  • 退出邪党附属组织共青团的郑重声明
    声明人:王臻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8 13:22 来自:上海(现在德国) ID:26336
    虽然无已超龄,属自动退团。但在此必须声明,以前加入此组织是被共产党所欺骗,所蒙蔽的情况下加入的。我现在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这个邪党的附属组织,与其一刀两断,彻底肃清我身上残余的共产邪灵的流毒,彻底清楚共党邪灵留下的印记。也退出以前加入过的一切邪党组织小先队等,与邪恶彻底决裂。
  • 郑重声明
    声明人:杨景端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8 11:31 来自: ID:26144
    我郑重声明:过去加入中国少先队,共青团和共产党时的申请书,誓言一概作废。与中共邪灵彻底绝裂。
  • 「反革命狗崽子」-医学博士-退团告别共产党
    声明人:王文怡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8 11:16 来自:纽约 ID:26120
    我生于1958年,是大炼钢铁的「大跃进年代」出生的人,从小在共产党文化教育洗脑下长大。经历过文革,随父母走过「五、七」道路,踢开老师干革命的学工、学农、学军年代,也赶上交白卷上大学的混乱时期,高中毕业后不得已作为知识青年再次上山下乡。高考恢复后,上了医学院。蹉跎岁月中坎坷的经历,我只是被动的在那种高压统治下无奈的改造自己的思想,服从共产党摆布的一切,入少先队,入红小兵,入团。冥冥中知道共产党干的一切不对,可又不知希望在哪里,这可能是二十年前非要出国的初衷之一吧。

    八九年六、四的枪声,让我惊醒。在感性上对共产党的邪恶和残酷有了认识。但真正对共产党的邪恶开始有了刻骨铭心的理性认识, 还是在见证了过去五年中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全面系统的残酷迫害之后。读过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后。反省四十多年走过的路,意识到在自己思想中从未对共产党的罪恶进行彻底的清算。虽然我从1985年起已在形式上实际脱离了共青团,并在2005年1月15日九评共产党的研讨会上宣布过我的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我还是愿借大纪元一角,正式发表书面声明:退出共青团,告别共产党。

    王文怡 (入团时用名:王莉)

    2005年1月15日初稿
    2005年2月17日定稿

    「「反革命狗崽子」-医学博士-退团告别共产党
    ---蹉跎岁月的苦难方知共产党的邪恶

    王文怡 美国纽约西乃山医学院医生

    「跃进」饥荒年代的点滴记忆

    出生于「大跃进」年代的我,对小时候的事记忆不多,但一件事使我例外的对那个年代有了印象。我三、四岁时正赶上闹大饥荒,当时父母是国家干部,忙着大炼钢铁,没时间照顾我,就送我上了吉林医大全托寄宿幼儿园,这是个闻名全省甚至是全国的先进单位,经常上报纸或广播。为了让人们在报纸宣传上看到,先进幼儿园的孩子们过的是「丰衣足食」的生活,又要解决粮食严重不足的问题。幼儿园为节省粮食,就天天做面条和面汤给孩子们吃。我和很多全托班的孩子吃到后来,就这样吃伤了。一见面条我就开始反胃和大吐,最严重的时候,就是人家一提面条这几个字,我就有呕吐反射,害的自己经常饿肚子,实在没办法,幼儿园只好让我回家。我也就此落下个不敢吃面条的毛病,直到上大学时,这个呕吐机制才减弱消失,逐渐恢复正常。也正因为吃伤了胃,才使我对小时发生的事,对那个年代有了印象。

    文革一夜间变成「反革命狗崽子」

    文革开始不久,平静的家中,起了巨澜。我们一直敬重的父亲,一夜间成了历史反革命份子,被挂上大牌子,接受隔离批判。只有8,9岁的我,一下子被父亲的遭难弄晕了。

    父亲在工作单位和邻里乡亲中一直被大家公认是个大好人,为人认真耿直,工作上奉公守法,从不搞歪门邪道,在财务科工作多年,主管报销。由于他在原则上不退让,按章办事,不讲情面,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朋友同事送给他个绰号「王认真」。

    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人,怎么一下成了反革命份子,我实在想不通。父亲刚被隔离时,大人还瞒着不想告诉我们姐弟二人发生了什么。我就跑到奶奶前问究竟。原来父亲小时候,上了一段时间私塾,可由于爷爷意外死去,家里生意破产,父亲也断了学业。为了实现继续上学的愿望,他只身跑到北京西单打短工赚学费。这中间,国民党宪兵军官学校到北京招生,父亲听说报考军校不用交学费,就二话没说跨进宪兵学校的校门。

    按照共产党的逻辑:进过共产党政敌--国民党军队的军校,这就是历史反革命。可怜的父亲一下子成了共产党打压与斗争的对象。

    被共产共妻的祖母

    年迈的老奶奶,以前从不谈论「国事」,我常常琢磨着问她一些往事,她却缄口不谈。有时会自己呆子般的做在窗前,长时间的流泪。虽然裹着小脚,却识字。整天自己拿本「雷锋的故事」去阅读。文革中,共产党以历史的过去和往事来给父亲定罪,对奶奶震动很大,常常象讲故事式的、自言自语给我们说些过去的事。从侧面,我们也开始对奶奶的经历有些了解。二十七岁开始守寡的老奶奶,在爷爷不幸过世后,洁身自好,誓不再嫁。然而,五十年代初,她的誓约被无情打破。共产党提出的共产共妻被野蛮的用到她的头上,分给一个贫雇农家里做「老伴」。没有人顾及奶奶撕心烈肺的痛苦,过去贞节的誓约,因为党的命令高于一切。高压恐怖中,奶奶被迫「嫁」了出去,过了几年共产共妻的生活。直到1956年,父亲回到北京家乡,将她「赎」了回来。

    一字之差造成的笔误被加罪:现行反革命

    常言道:祸不单行。被隔离天天做思想检查的父亲,不久被造反派叫去,说是给个「立功赎罪」的机会,让他为造反派双方抄写大字报。小时候上私塾练得一手端正清秀正楷毛笔字的父亲,极为认真的参与了抄写任务。那个年代每张大字报的开头,都必须写上:敬祝伟大导师,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可能因为抄写时间长了人有疲劳反应,也许因为人再认真总有疏忽的时候。一天,父亲在抄写时,写错一个关键的字,将「万寿无疆」写成「无寿无疆」,大字报被贴出14天后才被发现。一时间,亲朋好友们都有种黑云压顶,末日来临的感觉。果不其然,对父亲的迫害陡然升级,动不动就被革命份子们拉去痛打一顿不说,政治上很快就被定性-历史反革命加现行反革命,母亲时常被拉去陪斗。最后判了父亲到农场劳改,每天除做农活外,接受群众公开批判,「在内心上反省自己历史上的污点」和现行反革命的言行。不但身体上承受很大的痛苦,精神上受到的折磨更是苦不堪言。

    我和年幼的弟弟在那段时间里,经历了许许多多,这段生活上磨难,使得无忧无虑年少的姐弟二人变化很多, 记得父亲刚被隔离的一段时间,我天天到群众专政委员会(简称群专)给父亲送报纸,路上或其它公共场合,经常被一些半大的孩子围追著喊「反革命狗崽子」。开始我常常不知如何应对,背地里去抹眼泪。过去常在一起玩耍的小朋友,都明显冷淡了。一次,不到六岁的弟弟被一群十几岁的男孩子们围殴,谩骂,为躲避挨打,吓的竟爬到树上躲避。我闻讯赶到想去解围,换来的只是讥笑,辱骂。情急中,我捡起半块砖头,向领头的砸去。混乱之下,人们看到我真要拼命的架式,方一轰而散。惊恐万分的小弟下来后,则是嚎啕大哭。

    这个世道是怎么回事?我们无法明白,明明父亲是个好人,为何遭到如此不公待遇。
    渐渐地,我在朦朦胧胧中对这个「伟大,光荣的」共产党产生了疑问和不信任感。看到那些打、砸、抢份子,不学无术,被提升当官掌权,好人被打压, 心中很无奈。小时候这一段生活上的磨难,我的个性变化很大, 愤世嫉俗,什么革命,反革命,共产党我都不感兴趣了。生活给我的动力只是被动的「我要做好,不能让人看笑话。 要在学业上和班级里做的比所有人更好,堵住所有人的嘴」,目的是为了让人认同自己。

    在入共青团问题上,根本没有兴趣了解它有何纲领和目标,只是把它看成是被社会同学接受的标志。可是一旦达到了目标入了团,一种明显的失落感强烈袭来。觉得这真是没意思的事情,也决不是我的生活目的。岂不知,即使那时是形式上入团, 也都是和共产党、它的思想体系这个邪灵附体有了联系,接受了它。所以现在一定要严肃认真的退出来。

    王莉(王文怡) 于纽约
    2005年2月17日
    乙酉年正月初九日
  • 声明退出
    声明人:封莉莉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8 05:19 来自:美国,德州, 休斯顿 ID:25799
    严格地说,我早就不是什么党员了,因为我自出国后就没有交过党费。

    但我还是要声明,退出共产党。共产党的恶行必定要被清算,它们对中国人,全人类,和宇宙犯下的罪是永远也还不清的。

    我曾被骗, 我也曾被迫骗人。当我有了一个机会选择不再被骗和骗人的时候,我会永远地选择不再这样做,选择让我的生命升华。

    所幸的是目前每一个生命现在有了一个选择的机会。人啊人,要自重啊!
  • 声明
    声明人:黄云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8 04:03 来自: ID:25780
    在研究生毕业时曾入党一年,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早就作为自动脱离了。现在声明一下退出邪党。
  • 退团及其中共相关组织
    声明人:刘国华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7 16:19 来自:美国 ID:25133
    现正式严正声明:退出早年加入的共青团、少先队、红卫兵等邪恶中共组织,并从思想深处清除邪恶中共的流毒。

    刘国华
  • 严正声明退出中共邪教附属组织
    声明人:刘晶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7 03:33 来自:美国 ID:24548
    “长在红旗下的”我学到了什么?残暴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哲学, 尔虞我诈的双重性格的处世方式, “大义灭亲”的反传统的家庭观念, “人定胜天”的反自然的无知轻狂……

    <<九评共产党>>引起我内心极大的震撼,帮助我从本质上认清了中共邪教的真面目, 特严正声明退出曾经加入的中共邪教附属组织少先队, 共青团, 彻底排除邪恶幽灵留下的任何毒素.
  • 退出共产党及其它相关组织
    声明人:叶科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6 11:41 来自:美国 ID:23609
    当年因为纯真的理想与资讯的缺乏而申请加入共产党。但现在却发现共产党就是中国社会的最大祸害。共产党使中国没有法治,没有民权,没有未来。它对中国人只有疯狂的洗脑、控制与迫害。

    天理是公正的,历史一定会埋葬这样的恶党邪党。

    我只是个预备党员,还没有正式加入。但是,我仍然不愿意看到这种联系的存在。故特此声明退出共产党及其它相关组织。
  • 退共青团、退少先队声明
    声明人:王亦群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6 06:24 来自:美国 ID:23328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比较听话,让父母和老师满意的孩子。由於生在和长在党文化充斥的社会,当年加入少先队和共青团,我真是怀着一种向上的心情,觉得很先进,很光荣。不幸的是,却从此走上了与向上和先进相反的路。做团员,说话要有一定的腔调,做事要有一定的模式,渐渐地会干表面的活了,会违心的表态了,会保护自己了。生活在一个变态的社会,离人性越来越远,却反而以为更成熟了,更老练了。这个变坏的过程就象当年大学毕业,在大医院里当小大夫,第一次拿红包时的经历。半夜里尽心尽力地处理完一个急诊病人,病人临走时千恩万谢地递上了一张“大团结” ,推辞几次竟也收下了。有点紧张,有点不自在,转念一想,世风日下,我又能奈何?何况身边的老大夫,老教授有多少不如此?於是有点心安理得了。要不是很快出国,脱离了党文化的笼罩与继续毒害,真的不知道会滑下去多远。刚来美国时,不知为什么从心眼儿里感到喜悦,象跳出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就是想笑。现在想来,那是跳出党文化禁锢后的喜悦,其实人的生命中一直有向往美好的愿望,那是生命中最宝贵的长明灯,可是在党文化肆虐的社会,他被践踏和遗忘了。

    读了《九评共产党》,我有种想大哭一场的感觉,生命中先天地被割除了祖先五千年来的传统文化的营养,我被强迫不停地吞下蛮夷毒药,却以为这就是应有的生活方式,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然而,更令人悲哀的是,还有多少同胞依然在被迫地,在无明中替邪党辩护,甚至心甘情愿地高唱赞歌,为毒药合法害人“添砖加瓦”。古人云:知耻而后勇。既然噩梦已醒,那就多为身心还窒息在党文化中的同胞做点什么吧。

    我,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共青团和少年先锋队。

    王亦群
    乙酉年正月初七
  • 退少先队、共青团声明
    声明人:鄢红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6 06:22 来自:美国 ID:23327
    从小受共产党邪灵洗脑,怀着神圣感入了少先队,长大了因为虚荣入了共青团。现在虽然早已不是少先队员,也不是共青团员,但是还是郑重声明退出这个少先队, 共青团组织,彻底清除共产党邪灵的因素。
  • 声明退出与共产邪灵有关的一切组织
    声明人:焦红梅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6 02:49 来自:USA ID:23251
    记得小学一年级第二学期刚刚开学,一天放学后,同学们陆陆续续都走了(我是班长负责锁教室的门,每天都是最后离开,我之所以被任命班长是学习成績好)班主任老师留到最后陪我锁上门,然后说:“你怎麽还不写申请书加入红小兵?人家某某某都写了,你回去也写一份交给我。天真的我以为好孩子就该如此。因父母不善此道,我又不知如何写,只好去请教邻居大姐姐,大姐姐帮我写了一份,交给了班主任老师,就这样我成了一名红小兵。可它是什麽我全然不知。进了中学,因我学习成績好,成了学生干部,与其他学生干部一样被鼓动申请加入红卫兵,因为在我的思想中,它已经成为好学生的标志了。在那位邻居大姐姐再一次帮助下,交了份申请书,我又成了一名红卫兵。初二时红卫兵被取销,我继而又加入了共青团。读了《九评》后,认清了这个共产邪灵,不愿与之有任何瓜葛,尽管早已不是什麽红小兵,红卫兵,共青团了。还是想声明退出与共产邪灵有关的一切组织。
  • 退出共青團
    声明人:王秦川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6 01:46 来自:美國 ID:23231
    本人在二十幾年前的中學時代誤入共青團﹐特此鄭重聲明退出, 在那被欺騙時代所說所寫一切維護共黨言論全部作廢。
  • 郑重声明
    声明人:宫维国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5 23:24 来自:美国 ID:23142
    本人上小学时,年幼无知,参加了少先队,并在大会上参加宣誓;上初中时,由於成绩好,又稀里糊涂参加了共青团;但是本人一直是反感这些组织的,上大学时,就发愿:坚决不入共产党,当时的感觉这些组织活动特别虚假。看了九评以后,对这个邪教组织有了更深的了解,原来是如此邪恶,纵观人类的历史,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坏东西。现在,在此郑重声明:退出邪教组织,宣布以往参加这个组织活动时所言所行都作废,从思想上脱离邪灵的控制。谢谢大纪元网站给本人提供一个挽救自己良心的机会。
  • 退出邪党的共青团
    声明人:徐侃刚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5 23:10 来自:美国 ID:23117
    本人在中学时曾是最后几批被拉去入团的人之一,当时觉得党团中的一些人品格很坏,但还认为共党提倡的是好的,于是勉强入团。后来也未再当回事。读了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后,才真正明白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它会使人失去人性,变成邪恶的人。现虽已超过年龄好多年了,早不是团员了,但还是觉得应该说出来,声明一下:退出邪恶共产党的共青团。
  • 彻底铲除邪灵
    声明人:余力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5 17:30 来自:美国 ID:22670
    读了大纪元的特刊“九评共产党”,对那个世界上罪邪恶的东西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小的时候在中国,在那个邪党的欺骗和毒害下无知的加入过红小兵,红卫兵,少先队。青年时代,想作好人的愿望又被邪党利用,初中加入过共青团。大学里在系里的号召下,写过入党申请书。现严正声明退出所有与共产党有关的一切组织与团体,入团入党申请书全部作废。

    清除共产邪灵的一切毒素!
  • 我要退少先队
    声明人:牧 久惠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5 15:16 来自:日本 ID:22515
    我要退少先队。由于从小受共产党的教育,毒害很深,我要严正声明与邪灵划清界线。
  • 退团、退队申明
    声明人:林川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5 14:57 来自:美国 ID:22493
    过去虽然也知道中共发动的历次运动都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是总认为那是少数坏人控制了中共领导层造成的,一旦好的领导人上台一切都会好起来,所以一直对中共和中国的未来抱有希望。读了九评之后才恍然大悟,那些少数坏人并不是造成中华民族灾难的根本原因。是共产党的邪恶决定了只有最恶的人才能够充当恶党的魁首,稍有一点人性的人即使爬到了那个位置也坐不久。中共近百年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我意识到,只有和这个邪灵彻底决裂,中华民族才有希望。想起小时后在所谓的“解放全人类”的美丽谎言下稀里糊涂的加入了少先队和共青团,虽然现在年纪大了早已不是了,但是毕竟曾经是它们的一员,为了自己的未来,也为了中国的未来,我在此郑重声明:退出一切与中共邪教有关的组织和团体,从此做一个青白的、真正的中国人。

    林川
    2005年2月15日

    ref: 林川---中国科大无线电电子学系84级硕士;1987年获中国科技大学郭沫若奖学金;美国密苏里大学原子核工程硕士,计算机工程硕士
  • 退出共青团
    声明人:贾秀娟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5 14:40 来自:美国 ID:22477
    读了“九评”后使我更加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在此郑重声明退出几十年前幼稚无知及被蒙骗下加入的共青团。清除共产邪灵的污染,摆脱中共的精神控制,堂堂正正的做人。

    补充:

    我叫贾秀娟,198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系。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和红小兵。

    “搞政治”一词,在中共党文化下生活的中国人的心中,通常被认为是一个不好的代名词。读了《大纪元》的系列社论《 九评共产党》 后,使我彻底地看透共产党的本质。中共一贯搞的政治挂帅,又红又专,是试图强奸民意地将中国的老百姓束缚在它的爪下。当你不想“搞政治”,不想与之为伍时,你就会发现你变成了二等公民。

    在清华的五年,因为我成绩好被列在预选的推荐留校研究生名单中。但是在被推荐的研究生名单被正式公布时,我的名字被拿掉了。当我到系里去问个究竟时,系里搞政工的辅导员对我说,因为我不愿意入党,政治上不要求进步,因此不能推荐我做为留校研究生。

    不参于中共搞的政治的人,被中共视为异类,受到排挤。而当你和中共有不同的意识形态时,又被扣上“搞政治”的大帽子。中共的统治使中国人成为求生,而没有思考和辨别权的奴隶。

    正值清醒的中国同胞们纷纷退出该邪恶组织时,中共又鼓噪※保先ڎ运动,拉人做陪葬。在此呼吁清华的学友和居住在世界各地的校友们,赶快脱离中共及相关组织。将中共这摊人类历史上的垃圾从清华园和清华人的思想中清理出去。

    贾秀娟
    2005年3月23日
  • 退團聲明
    声明人:王珩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5 13:34 来自:台灣 ID:22429
    當年讀書的每一位同學都是團員
    我也是其中一員
    現雖超過團員年齡
    還是聲明退出中共團員
  • 退团退少先队的严正声明
    声明人:于建梅 人数:1人 时间:2005-02-15 12:44 来自:美国 ID:22370
    我严正声明退出红小兵、红卫兵,共青团,过去写的入党申请等一律作废。与共产邪灵一刀两断。
  • 坚决退出中国共青团和少先队
    声明人:彭涛 人数:1人 时间:2005-01-22 00:10 来自:美国 ID:19320
    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及一切与共产党有关的组织

    _我声明坚决退出中国共青团和少先队,并声明曾经写过的任何加入其组织的“申请书”和所做的一切“宣誓”作废,退出与邪教共产党有关的任何组织。
    _记得在小学二年级,由于我一直是个听话的好学生,乐于助人,与人为善,还曾因为拾金不昧受表扬上了全校的黑板报,老师指定我加入少先队,代我写了发言稿,还在全校大会上让我朗读,于是我就随潮流稀里糊涂的在党旗还是队旗(已记不清了)下宣誓入队。但当时因为年纪太小,不明白也不记得宣誓时说的是什么,只是跟着高年级一起入队的同学,模仿他们的样子举手,假装张嘴。
    _上初中后,因为我守纪律,对同学友爱,对老师礼貌,所以班主任老师比较偏爱我,觉得应该发展我入团,于是我又稀里糊涂的加入了共青团,当时班里入团的人廖廖无几,有同学对我入团提意见,说我的年龄还不够入团,其实我自己也是无所谓的。但因为是老师批准,于是我便顺顺当当入了团。当时自己还很幼稚,向上了高中还没入团的哥哥炫耀了一翻。现在想起来实在是滑稽可笑。值得庆幸的是在上大学时没有盲从加入共产党,没有向“组织靠拢”的意愿。
    _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从小到大,始终保持诚实、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的本色实在难能可贵,此乃人的天性,父母的言传身教,以及对正信的追求。
    _看了《九评共产党》感慨万千,用邪教附体来形容它真是太贴切了,它从向不懂事的孩童开始灌输、发展,直至长大完全按照它的模式思维、行事。
    _九评点醒了我,也希望能点醒更多的千千万万的中国同胞。因此我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少先队及一切与共产党有关的组织,脱离它的操控。愿更多的同胞能够醒悟,能够行动起来,退出共产党及其有关的组织,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彭涛(美国)
  • 我申明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
    声明人:Qin Jiang(蒋琴)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8 20:09 来自:Melbourne Australia ID:18623
    我申明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
    我庆幸自己不是共产党员, 但曾经是少先队员和共青团员。虽然因超龄早已自动失效, 看到大纪元的最新社论后体会到, 自己应当主动的彻底的清除共产党邪灵的一切滲透和毒害, 特此严正申明, 我坚决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
  • 与共产邪灵彻底决裂 退出红小兵,红卫兵及共青团
    声明人:李锐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8 17:28 来自:日本 ID:18580
    当年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加入共产党(无论怎么被劝诱),今日方知这是本性的选折。
    尽管如此,长期以来在中共邪灵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今日方知(读了九评)还是受到了很大的毒害。
    为了与共产邪灵彻底决裂,在此郑重声明,退出红小兵,红卫兵及共青团并清除共产邪灵灌输的一切毒素。
  • 严正声明
    声明人:范子愚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8 09:59 来自:加拿大 ID:18442
    本人在十四岁之前由于年幼无知,被欺骗,拉拢加入“红小兵","少先队","共青团"这些邪恶的共产党附属组织。其后虽然年龄大了,算是所谓的“自动退出“, 但并没有从思想上,思维方式上真正退出。

    由于我在中国大陆长大,受变异,扭曲人心灵的“党文化”教育多年,在思想深处还留有许多中共多年来灌输的毒素。这些邪恶的东西一直侵蚀我的思想,玷污着我的灵魂。到国外以后,虽然远离了中共的控制,但对其邪恶本质还是缺乏认识。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第一次全面,系统地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及其对民众的危害,读后豁然开朗,感觉自己思想中中共的毒素被清除了很多。为了彻底清除中共的毒害,在此,我严正声明退出以前加入的任何邪恶中共的附属组织,做一个真正自由的人。
  • 正式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组织
    声明人:张芬芬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7 13:29 来自:美国 ID:18196
    以前,我由于受了共产党的邪恶洗脑,因而曾经无知而又愚蠢至极的加入了少先队和共青团。虽早已因超龄与少先队和共青团停止了任何的关系,但通过看到大纪元的9评后,我才如梦方醒,真正认清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的邪灵的本质.在此我郑重声明:正式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组织,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彻底清除这一邪灵所残留的一切毒害因素.
  • 郑重声明
    声明人:刘琳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6 12:59 来自:美国加州 ID:17929
    我郑重声明退出共青团、少先队,彻底清洗身上被共产邪灵污染的一切毒素!
  • 退出共产党邪教的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
    声明人:戴志珍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6 03:46 来自:澳大利亚 ID:17848
    虽然我早已经不是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但我今天还是要在这里郑重声明:退出共产党邪教的这些附属组织,清楚这个世界上最大邪教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

    戴志珍
    2005-1-16
  • 彻底洗清邪魔印记 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
    声明人:周雷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5 01:26 来自:德国 ID:17559
    我在学校读书时,曾加入过少先队和共青团。年幼无知的我也曾在红旗下宣过誓。为了彻底洗清邪魔的印记,苍天为证,我在此正式宣布退出这一切与邪恶的共产党有关的组织。

    感谢大纪元为我提供了这一洗清污点的机会。
  • 回归生命的清白
    声明人:沈颖静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4 07:58 来自:美国 ID:17315
    我声明退出年少时被欺骗加入的共青团,少先队,红卫兵,红小兵组织。除净共产邪灵的玷污,回到生命原来的清白。
  • 郑重声明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及共产党有关的所有其它组织
    声明人:谷晓红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3 20:35 来自:日本 ID:16549
    由于看了九评,更加深刻的了解了共产党的邪恶,以及欺骗性,虽然不是党员,但小时候加入的少先队和共青团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的组织,也是它们的后备军,在这里我郑重声明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以及跟共产党有关的所有其它组织.
  • 退党退团
    声明人:刘光华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3 14:27 来自:美国 ID:16316
    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震撼人心, 太好了!

    尽管本人6.4后不顾一切的逃离共黨霸占的家园而多年无家可归, 但深感幼时成为"红小兵", "红卫兵"及共青团的一员, 曾对其宣誓, 供给其能量推波助澜而为耻!

    本人特为家人及亲友郑重声明, 全家退出共黨邪恶组织, 清除邪灵附体和圣经启示录中描写的这个嗜我中华儿女血的兽的烙印!

    天下苦"共"久矣! 诚以为"九评"为全民反迫害正式拉开了序幕.
  • 退出少先队、共青团员
    声明人:钟晓敏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3 14:01 来自:美国 ID:16307
    在上小学时我加入少先队,上高中时我加入了共青团员,在读博士期间虽然内心对入党不感兴趣,为了自己所谓的前途,在别人地劝导下违心地写了入党申请书。

    看了《九评共产党》,使我任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因此我在此严正宣布:退出少先队、共青团,所写的所有申请作废,彻底清除思想上共产党所留下的烙印及一切影响。
  • 严正声明退队、退团
    声明人:贾开亮 人数:1人 时间:2005-01-13 12:50 来自:美国 ID:16273
    上学时加入了少先队和共青团,读过《九评》,深为自己曾经加入邪恶中共的预备队而感到耻辱,虽然早已经自动退出,仍然在此严正声明退队、退团,并声明自己曾经写过的申请材料和一切有关材料统统作废。感谢大纪元发表《九评》。
  • 退党声明:实迷途其未远 觉今是而昨非
    声明人:归宇斌 人数:1人 时间:2005-01-01 10:57 来自:韩国 ID:7508
    退党声明:实迷途其未远 觉今是而昨非
    -一个暂居韩国的中国博士退出中共的心路历程

    归宇斌

    我1971年出生在一个浙北农村。我的记忆中有一个画面:一个村民戴着纸做的高帽子、嘴里叫喊着自己的‘罪行’被一群人敲锣打鼓的押送着游村批斗。那是我幼年时在村中看到的,当时我本能的感到怪异、感到难过。但在从小到大所受中国共产党‘无微不至’的政治灌输下,我误信了中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九评共产党》中提到‘共产党用“解放全人类”、“世界大同”的理想吸引过不少人’。我正是这样被吸引加入中共的,并且自1991年到1998年在中共党内积极活动,自己被迷惑后还贻害于朋友和同学。

    1991年我在厦门集美大学唸书时加入中共,并且担任了轮机892班的班长。大学毕业后我留校工作兼任过轮机系分团委副书记、轮机系学生党支部组织委员等。96年9月到99年3月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究生时,我担任了动力能源工程学院96级硕士生党支部副书记。不论在集美大学还是上海交大,我记得都有中共上级组织要求加大力度吸收优秀的青年学生入党为中共输送新鲜血液、并防止他们被民主党派拉走。

    因为误信中共,我曾积极响应了中共的号召,在厦门和上海曾先后鼓动、介绍或主持发展了100个左右优秀学生加入中共。

    我们这一代学生,其实很少有人真相信中国共产党了,不少人加入中共,目标明确是为了个人发展不受阻碍。我却一直中毒不浅,真的相信共产党及共产主义学说。不少熟悉的朋友当时也多次直言批评。

    比如我大学时的一位老师看我居然天真的相信共产党,于心不忍下,还特地邀我去他家吃饭,向我详细的介绍他一位在当地当高官的亲戚所经历的官场腐败黑幕。我渐渐也并非完全不知中共的腐败没落,但从小以来所受中共教育令我在感情上我仍然以为中共会变好。

    有几件事使我从现实上意识到中共的虚伪和无耻:

    厦门市委书记石兆彬在当时(93-96年间)也经常来集美开会作长篇报告,我当过几次听众。后来石兆彬因远华案倒台后,我想起了以前石在台上是如何‘义正辞严’的反腐败的,感到恶心。

    顺便插一句。《九评》中提到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对来上海过年中共元老李先念、陈云极尽巴结之人事。无独有偶,我在厦门时听说过有一回朱镕基总理访问厦门,石兆彬为求见朱镕基在悦华酒店等了好几个小时。不过石是受了朱的严劣批评。看来,中共党员当中普遍的是江泽民、石兆彬之流为求升官拚命巴结上司的弄权官员,像当时比较清廉的朱镕基这样的官员在中共当中是少见的,是不会长时间被中共容忍的,故1999年后朱在压力下也渐走向他自己先前的对立面。江泽民当权后用的是大多是石兆彬这样的同类,石因远华案倒台,只不过是江泽民的丢卒保车。

    另一个涉及远华案的巨贪贾庆林,在福建和全国百姓众目睽睽下,江泽民就居然公然庇护,不仅没加处罚,反而连升数级,现在官至政协主席,可谓厚黑到了极点。

    还有我所知道的发生在杭州的一件事。杭州有一个村因为土地被政府征用后投资开发,村并入市区,村民变为市民,并获得政府给村庄的巨额补贴。但其中大笔金额(数千万元)被村的中共头目的儿子盗用。案发后,证据确凿下,杭州市公安局拘捕了罪犯。但由于村的中共头目和杭州市的中共头目关系很好。没几天就放了出来。而且很快办理了移民澳州的手续,再以澳州公民的身份在杭州用那笔盗用资金投资开公司。据说中国法律已不适用于他。原先不少村民因向村头目表示意见,却被杭州公安抓捕。

    记得国内媒体报导过我家乡浙江省反贪局局长居然自己因贪污落入了法网。


    正如尼克松访问苏联时,注意到勃烈日涅夫比马克思所谓的资本家还资本家。我阅读了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小说《玩笑》,对照中国的现实,也开始意识到中共几十年来从消灭马克思所谓的资产阶级到党国大员带头利用特权成为大‘资本家’的过程,真是一个巨大的玩笑! 中华民族在这个玩笑中蒙难深重。

    我是89年9月进入大学的,对64学生运动所知不多。从高年级同学那儿听说他们从集美步行到厦门市政府请愿的场景时,我也由衷钦佩他们反腐败的义举。我知道我少年时大我几岁的同伴、一位在本地以高分考入北大物理系的优秀学生,因64牵连而在毕业时被分配到湖州一家工厂的车间中干体力活(但我自89以后一直没再遇到过他,故不知他经历的64详情)。

    我心底深处应是对中共在64期间及之后对广大学生的犯罪行为是有所认识的。但由于没有切肤之痛感受不多,加之对镇压的详情我了解不多,我一直对64比较麻木。记得2000年有一次因被交大公安逼问时,交大公安诬蔑说国外法轮功学员跟‘台独’‘藏独’、‘64分子’开始合流反中国政府,我记得我为了驳斥他们的观点,为了表明我自己的清白,我当时随口所说的话中有对64学生运动很不公正的评价。后来我一个亲戚为了劝阻我,跟我谈过湖州有不少64时在北京唸书的大学生,有的领到骨灰盒,有的就此失踪,家人再也找不到了。他是想让我了解中共对异己的残暴。

    从中,我开始了解到中共在64时杀人的情况了。近日我读到了袁红兵教授的《文殇》中现场记录的1989年6月4日清晨中共坦克行凶的极端狂暴镜头,我深受震动。我错了!在此我对自己曾经在交大公安面前对64的不公正评论表示忏悔!

    在现实观察中,对中共的面目我是早有所认识。但长期阅读马列书籍,看看其辩证法好像头头是道,故从理论上我曾以为共产主义理想是不错的,只是以为中共背离了马克思主义、中共领导人素质差。

    99年7月镇压法轮功以来,我在交大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由于坚持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权利身受江泽民和中共的迫害,多次被置于极其艰难的境地。交大中共组织也多次要求我要我退党。我由于一是在理论上对共产党还没清醒认识,二是我知道中共劝我退党是企图进一步迫害的开始(我记得有一位交大女硕士生,从镇压一开始就退党,她引用了于谦的诗句‘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明志,后因为坚持讲明法轮功真相而被非法劳教),故我不想配合。

    几年中交大中共组织约我的多次长时间的谈话中,我曾表示过以下大概意见:我讲真,共产党讲实事求是,并不矛盾;我同样是一个优秀的党员、真正的党员,而不像其他不少党员那样见风使舵;党章规定个人有保持观点的权利的。现在怎么反悔了?这是不是1957年毛泽东的反右阳谋重演了?中共的决定到底是以6.14的为准还是以7.22的为准?

    由于中共不讲原则,即使我按中共灌输的中共党史教科本的常识,镇压法轮功也是显然的文革重演。我向与我谈话的交大中共官员有理有据的分析指出了诋毁法轮功的一切所谓证据与当年诋毁刘少奇等老干部一样均是中共最高头目政治需要的产物,他同意我提到的历史是一面镜子、千秋功过历史评说。

    我2000.2.15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我让人知道发自内心明白做坏事于自己的危害、从而自然改善国人的道德水准,这是于国于民的巨大贡献,我还亲身感受到周围的人们为他人着想、非常祥和善良,故我深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我希望以去北京这种方式感化世人。

    从中共党员的角度,我是想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虽然身边去过的同修跟我讲过中共武警在广场上如何残暴,明慧网也经常在报道,但我得亲眼看看江泽民和中共究竟如何不讲法律。

    我与交大附近的上海市民罗伟一家三口去了北京,在北京我遇到了两位从广东利用寒假进京请愿的高三学生和三位安徽马鞍山的阿姨。果然我亲眼见证天安门广场了武警对法轮功学员们的极端狂暴(2000.2.15日中午):

    2月15日中午1时左右,广东梅州年仅19岁的郑志超和吴少冲,安徽马鞍山60多岁的郑阿姨、30多岁的彭玉兰和一位不知名的阿姨,上海的罗伟、池波夫妇和他们仅16岁的女儿罗丹等大法学员在天安门旗杆西侧展开了法轮大法横幅。顷刻,依维克型警车开来,冲下来十多个武警对学员们进行疯狂的扑打并试图抢夺横幅,学员们均双手紧握横幅,以身躯坦然承受雨点般的拳头。

    僵持一段时间后,学员们被推上警车,宇宙大法的横幅仍紧握于手中。站在警车边还可听到打手们极嚣张的、劈里啪啦打人的声音,如郑志超和吴少冲挨了数记耳光,罗丹后脑勺挨了一脚……整个过程学员们没有一句呻吟。

    (注:广东和安徽的五位法轮功学员自广场分别后我几年来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上海的三位法轮功学员,罗伟自被天安门抓走后被非法判了劳教,01年底到期后获得了自由,但才没几天,02年初又与妻子池波一起被非法劳教,是起因于他们的女儿罗丹在学校的作文中讲述了亲历受迫害真相惊动了上海市教委)

    但我幸运的没有落入恶警手中。回到上海后,我被迫写了一个思想汇报(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任何事,不接受要我写检讨书的要求,但交大中共组织称党员要写思想汇报)。当时由于我已完全清楚中共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请愿在加以疯狂迫害,根本不讲任何法律。出于保护自己,我只说了自己去北京的是旅游,而没敢说出我所看到的武警的暴力。当时我仍误信中共所谓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来说明我自己只想做自己,过程中自然对人民有益的,与为人民服务也是异曲同工的。从中我也意识到中共是容不下我的。

    我来韩国培训后,因苏州国安对我的非法调查和对我朋友们的非法抓捕,我失去了在苏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的职位并有国难投后,苏州国安的周姓警察在电话中也曾要求我退党。就像以前交大中共组织要我退党一样。我由于没有完全认识到共产党理论的谬误,还在以党员自居与他们论理。但在长期的理性反思中我终于渐渐从自己的思想上否定了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的辩证思想是德国哲学家黑格尔那儿搬来的。从中国传统文化比如《庄子》中,我意识到,中国古代先贤早就有了更丰富生动的辩证法。

    辩证唯物主主义这个共产党的哲学基础是很不牢靠的。辩证唯物论的基石是对物质的定义。这个物质定义有两个要点,即物质有客观实在性以及物质是能被人的意识所反映的。辩证唯物主义还认为 ‘意识是自然界长期发展的产物,是社会历史的产物’。这就跟辩证唯物主义的物质定义有一个其本身难以克服的矛盾。按物质定义,物质是能被人的意识所反映的。试想在人的意识产生之前的自然界,当时还没有人的意识,当时是不可能被人的意识所反映。那么按物质定义,人的意识产生之前的自然界就不能算物质了。但辩证唯物主义还认为除了物质外宇宙中什么也没有。那么这里,辩证唯物主义已完全自相矛盾。共产党哲学基础在我眼里已经倒塌。

    我以为马克思注意到了工业文明是对传统自然经济的‘异化’,但给出的用暴力革命推翻现政权的出路是公然鼓吹暴力,是完全背离东西方人类的传统文化,比如孔子所说的‘仁’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慈悲’、耶稣所说的‘爱心’等。

    我还注意到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冠冕堂皇的借口背后的直接原因往往是最高头目的权欲。比如中共在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一个‘关于建政以来若干重大问题的决议’,此决议在形成前经中国各阶层广泛讨论。决议中大致反思了以前是毛泽东权力太大、权力不受制约等原因引发一次次导致了中国人民灾难深重的政治运动。我记得,在八十年代是不用以谁为核心这样的提法的。但90年代初,中共又提出了以江泽民为核心。当时我一听到此消息,就非常奇怪,这不是把形成的决议抛弃了吗?那么惨痛的历史教训就全部遗忘了?

    喉舌媒体整天要求以江泽民为核心,渐渐江泽民所占的权位很多,有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等,还把政府总理的权限经常抢走,超过了当年的毛泽东。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江泽民权力越大,他更容不下与其不一样的思想。

    权欲熏心下,到1999年,江泽民推行个人意志、权力意志,一心树立法轮功为假想敌,发动新闻媒体加以丑化和污蔑,再放手军队、警察、法院、监狱、外交等国家机器进行打击,然后把破坏稳定的帽子扣在假想敌身上,以此向其他中央领导和全国人民树立和显示其领导核心的权威。这是江泽民为了个人权欲所导致的中华民族的又一次巨大灾难。

    这也说明中共所谓的吸取历史教训,只是当时发动文革制造浩劫后为了安抚百姓,没有诚意,是做秀和演戏。既然以权力核心为出发点,中共所谓的实事求是原则也成了蒙骗人的口号。一旦最高头目需要,以前的决议随时可以是一张废纸。共产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权力而投机、毫无原则。

    感谢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从中我自己以前对共产党零碎片断的认识得以深化,从中我得以认清中共作为斗天斗地的反宇宙邪灵附体的画皮本质。我现在认为中共统治下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直接表面原因是最高头目的权欲,其中中共不讲任何原则和法律,表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匪性。但本质上这是邪灵嗜血的暴力本性的表现。

    鉴于我从对中共以上现实观察和理性反思,鉴于从《九评》对共产党本质的认识,我迫切希望退出中共。虽然在近一年来因受迫害有国难回没有参加中共的任何活动应属自动退党,但我想还是正式办理退党手续为妥。我曾几次联系苏州三星要求退党,但没有任何回音。

    故我决定值此2004年的最后一天辞旧迎新之际在大纪元网站作出本退党申明、走向新生。

    我为自己曾申请加入中共而耻辱,特此申明退出中共(及共青团、少先队),并宣布入党申请、入团申请、入少先队申请及向中共的一切思想汇报作废!

    我因为误信中共曾介绍和发展的上百人入党,毒害了许多优秀的青年学生,给邪灵般的中共输送了养份。我罪孽深重! 以后当努力弥补过失。借此机会我也呼吁我介绍和发展的亲爱的朋友、同学们,认真读一下《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请考虑退出中共。

    最后,我祝愿天下正直的中国人均能看清并勇敢直面邪恶。我相信灭尽邪恶的秋风扫落叶之势会很快到来,正直善良的人们将由此走向美好的未来。

    归宇斌
    2004.12.31
  • 退团、退队声明
    声明人:张强 人数:1人 时间:2004-12-24 07:15 来自:英国 ID:6649
    我叫张强,现在在英国工作。1992年保送到上海交通大学读书,在管理学院工业外贸系学习,1996年取得学士学位。

    我在7岁刚上学不久,老师就让我们加入少先队。当时还觉得挺光荣。后来知道的共产党的阴暗面越来越多,所以到14岁时,班主任老师让我写入团申请书的时候,就完全是应付了事,草草加入。接着就发生了六四,让我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面目,心中对这个恶党充满了憎恶。后来我修炼法轮功,觉得共产党这些东西都是肮脏的政治,就不再去想它。可是想不到,共产党连我们这些与世无争的修炼人也不放过,反而展开血腥的镇压。我在交大的校友有很多被关押、劳教、判刑。

    现在读了《九评》,觉得尽管早就自动退团了,还是应该公开声明一下,我和这个邪恶的政党没有任何关系,希望共产党早日崩溃,得到其应有的下场,让我们中华民族恢复应有的尊严。

    张强
  • 退团声明
    声明人:朱宝 人数:1人 时间:2004-12-24 06:00 来自:爱尔兰 ID:6644
    我是上初中时入团的,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是共青团,为什么要入团。当时学习好,在学校也听话,班主任让入团,就稀里糊涂的入了。申请书都是在老师协助下照团章程抄的。

    近几年来,在国内看到共产党的从上到下的贪污腐败。出国后,又有机会知道了共产党做的许许多多坏事恶事,以及还在进行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只知道共产党控制扭曲人的思想,草菅人命,很邪恶。看了《大纪元时报》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我明白了共产党为什么这么邪恶,认清了它的邪灵本质。

    虽说按年龄应该自动退团了,但我还是写个声明,明确坚决跟邪教共产党划清界限,不承认过去在不明时误上贼船。
  • 与邪灵彻底决裂
    声明人:王雪成 人数:1人 时间:2004-12-22 07:07 来自:法国 ID:6377
    我可以说是在“党的怀抱中”长大的一代,虽然很讨厌共产党,但以前没有意识到自己思想中受共产党痞子文化的长期毒害,灭杀了很多人纯真的本性,不敢说真话,狡猾善变,喜好形式主义等。

    现在我要与这个共产党的邪灵彻底决裂,返回我的本性,说真话,办真事,做到真心的替别人着想,凡事要忍耐。

    我以前入过队,入过团,还当过团支部书记,现在我正式声明断绝与这些组织的联系,重还一个纯净的自我。
  • 斩断与共产党邪灵的一切连系
    声明人:刘鸣鸣 人数:1人 时间:2004-12-19 04:26 来自:美国 ID:6017
    2004年12月18日_

    我不是一个共产党员, 但在共产党控制的大陆出生长大,经受共产党从幼儿园、小学、大学到研究生无孔不入的“共产主义”的各种邪恶教育和洗脑宣传,在不知不觉中使我在个性、思维方式、工作方法等各方面都接受了邪恶的影响,或多或少的打上了它们的烙印。

    虽然我一直对共产党没有什么好感,而“六四”的鲜血进一步唤醒了我的良知,使我对共产党完全绝望;但读了“九评”,才真正知道了共产党为什么这么邪恶,为什么与人性背道而驰,为什么反传统、反道德,为什么凌驾于人民利益之上作威作福。“九评”淋漓尽致、挖根道底的解剖共产党邪灵,使我不只是在现实生活中认识共产党最表面浅层的邪恶,而在理论上、根本上认清了它的邪恶本质和来龙去脉,犹如干渴中饮到一杯清泉,酣畅、痛快。

    长期以来,我以为只要内心蔑视共产党、痛恨共产党、不与共产党同流合污就够了,“九评”改变了我的想法。回想自己从小到大的人生经历,以及父辈所经历的更多磨难,其实我们每一个被“共产主义”教育过的人,都饱受其肉体、精神、心灵的扭曲和摧残,然而随着岁月的流失而淡忘、为求生而屈辱的承受、为明哲保身而无奈的视而不见、为免遭报复而三缄其口,这些连同麻木本身,都给了共产邪灵生长的土壤和养分,有意无意的都滋养了邪灵。

    一个人的认可和沉默,会给共产邪灵一份养分;一个团体的认可和沉默,会使共产邪灵长出一个毒瘤;一个民族的认可和沉默,会使无数的毒瘤汇聚成一个剧毒的怪物,形成这个邪灵,从而吞噬这个民族,以致毒害整个人类。

    “九评”就像一面透视镜,面面剖析了这个邪灵;而要彻底消灭这个邪灵,则要我们每一个人彻底挖出寄生于我们的身体、心灵和精神各方面的毒瘤,清除滋养毒瘤的土壤,不给毒瘤赖以生存的空间。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这样做,共产邪灵就会自灭。

    本人严正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以及与共产党有关联的一切组织,曾经写过的一切申请书全部作废,不承认共产党在中国的邪恶统治,把共产党文化、共产党精神、共产党理论、共产党宣言、共产党暴政、共产党谎言送进历史的垃圾堆;把共产党邪灵送上正义的审判台。
  • 我的祖國讓我太失望
    声明人:古常真 人数:1人 时间:2004-12-18 11:36 来自:中國 ID:5931
    我是台灣媳婦.我自問.我非常愛我國家.因為我是哪裡長大的.自我看到九評.使我非常震撼.讓我完全失望.讓我看清共产党的醜陋嘴脸.愛中國不等於愛共產黨.
    我堅決聲明退黨.退團.退少先隊.以前所宣示所講的言行一一作廢.也讓更多的人認清它的本質.退出充滿著謊言與欺騙的共產黨.
  • 我要退团,退少先队
    声明人:董海 人数:1人 时间:2004-12-16 05:12 来自:美国 ID:5581
    这几天静下心来思考了一下,发现XX党这个幽灵对中国人的控制真是达到了无所不及,无孔不入的地步。正因为如此,很多时候我却感觉不到被控制和洗脑了。

    上小学时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被戴上红领巾,是因为学习比较好。现在想想真是荒谬。学习好和戴红领巾有什么关系?而且还要宣誓。什么鲜血染成的红领巾之类的。可是是谁的鲜血染成的呢?是烈士们的吗?我看是千千万万被XX党杀害的无辜中国人的血染成的。其实烈士们也是被XX党的歪理欺骗而掉脑袋的。然而XX党却要每一个中国小孩来戴这个红领巾。

    还好,上中学时没有入团。上大学时第一个礼拜开团会,就我一个不是团员,所以不用参加。当时因为没有认识到XX党的邪恶,还真觉得有点不自在。正因为没有认识清楚,到大三时,还是加入了团组织。

    我想像我这样对政治丝毫不感兴趣的人都被拉入XX队,XX团。可能没有几个中国人能幸免了。感谢《九评》让我更加认清XX党这个幽灵。所以我要退团,退少先队。做一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找回我们民族的根。找回我们的仁、义、礼、智、信、和做人的道德。

    董海
    美国
  • 正式声明退党
    声明人:王枫 人数:1人 时间:2004-12-15 14:05 来自:美国 ID:5473
      我小时被发展入少先队,曾经不够年龄就被发展入共青团。上高中和大学时是班 里的团支书。 上大学时系里的党支部发展我入党,我记得当时并没有这愿望,但是 为了所谓的“前途”就入了。不到一年,就发生了六四,我很难相信XX党所领导的军 队和政府会向民众开枪。当时我很想退党。听说不交党费就算自动退党,我就那么退 了党。那时才二十岁。从那以后我意识到加入XX党是个很耻辱的事。

      看了大纪元的“九评”,我才意识到XX党的邪恶本质和对世人的毒害。我很高兴 大纪元提供这样一个机会。在此我正式声明退出XX党, XX团, XX队。我以前所交的所 谓“入党,入团申请书”及宣誓作废。
  • 決裂共産黨,返歸自在人
    声明人:尚昌和 人数:1人 时间:2004-12-13 15:33 来自:美国 ID:5080
    为了在思想上进一步肃清共产党的流毒,在此严正申明退出中国共産黨,申明以前在共产党欺骗宣传的蒙蔽下所写、 所说的一切作废,其中包括入党申请和宣誓、思想汇报。其实我已經早就不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了,因为按照中国共产党的党章,八年多不交党费,早就是自动退党了。

    参阅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使我更加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是共产党,破坏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是共产党,杀戮了数不清的中华儿女;是共产党,扭曲了中国人原本善良的人性;是共产党,运动加斗争把中国整得贫穷落后;是共产党,在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穷途末路的中国共产党,今天喊这个邪教,明天说那个危险,原来它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真正的恐怖集团。

    我为在学生时代误入共产党的圈套感到深深的羞愧。如今认清了其本质,自当断然与其决裂,以净化心灵,返歸自在。
翻页: 返回到7... 10 11 12 13 14... 快进到17
Copyright© 2000 - 2017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