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谁信了共产党谁就没有出路


我叫林泰佑,经反复深思,考虑再三后,决定自愿退出中国共青团。

入党先入团,入团的目的是为了入党。进入光荣的中国共产党,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志向。然而,自从我上了初中,逐渐与社会接触,现实与理想不断冲击,我心中出现了很多未能解决的疑惑,我对我的信仰产生了动摇。我不可以带着这些疑惑盲目前进,我不仅要停下来,而且要走回到原点,寻找答案。

小学时,我曾是光荣的少先队员,带上红领巾,曾经撒向大地的革命先烈的鲜血在我身上流躺,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力量。初中时,凭借着优秀的成绩,我成功地进入了共青团,可是在初中畢業的評比後我徹底地背棄了共產主義。

自由是人的灵魂,信仰也是在这里开始动摇。

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学校总是不能培养出杰出人才?对比民国时期,我把主要责任推给了学校行政化,是学校行政化毒害了高等教育。当年清华北大的学生为了百姓的利益敢于与政府对抗,校长敢于为保护学生而与政府对抗。现在呢?各级党委无处不在,自上而下层层控制。学术研究也要跟着党的政策走,只懂官场不懂学术的领导瞎指挥,乱开会讲废话,把师生的学术最新成就一打包,成为他们领导下所取得的成就。在学校,做一个小小的科研项目,参加比赛,竟然还被院领导请喝茶,他在那里说那些什么一定要坚持不懈,为校争光,现在的情况就是赛跑中最后几十米的关键时刻。一个小时下来的讲话,总结成一句话:好好干,为我拿点政绩。正如政治老师所言,官场上的人即便没有任何实质内容,亦能够乱吹一两个小时,滔滔不绝,面不改色,此仍领导必备技能,这种官腔正被越来越多的同学所学习。在我眼里,这的确是必备技能,不然怎么能对上讨好领导,对下忽悠百姓呢?越来越多的同学在学习官腔,是因为权力之矿越盛,偷挖盗采之人越多。

作为一名愤青,时刻关心国内大事,然而国内新闻都受控制,真正的大事我们是不得而知的,我必须跨越网络防火墙,从外面的新闻去了解国内的现况。跨越网络防火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有时我在想,究竟是我在违法,还是这法本身就有问题。网络防火墙极大地阻碍了我们与世界的交流,阻碍了科学的进步,网络上的闭关锁国与党体现先进性形成了明显的矛盾,当初我国正是因为闭关锁国而落后的。在外界的新闻里,我看不到为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的事迹,只听闻了一件件利益争夺,权力斗争。我无法想象,一群号称拥有同一梦想的人,为无产阶级谋幸福的人,竟然在里面相互殴打,而不是携手共谋,以进大同。站在门口,我看不到当初大家的志向,只闻到了利益的血腥。

回忆起当初我的理想,遥望当年,我真蠢。自以為带上红领巾的那一刻,我便继承了革命先烈的鲜血,去完成他们未竟之事业。战争之后是和平,和平以后促大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大同社会就是他们未竟之事业,就是我们的事业。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他们告诉我,共产党就是为消灭贫困,实现共产主义,打造大同社会的政党。在我眼里,共产党是正义的化身,是一切美好的象征,他们给予我志向,并为我指明了道路,然而我所看到的太阳却没有当初想象中那样光芒。它把自己神圣化,而当初给我们的梦想都是泡沫。结果后来受洗成为基督徒以后才发现那是拜偶像的罪。

原以为我党是后天下之乐而乐,只要国内还有贫苦百姓,那么代表无产阶级的共产党绝对是不愿意富起来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这些人却大都是高干子弟,共产党宣稱是無產階級, 實際上是只有當权的那一部分原先是無產階級的人才是无产阶级。中国国内的一份报告,则清晰地表明了社会财富集中在什么人手上。据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科院等部门一份联合调查报告的数据,截至2006年3月底,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在超过1亿元以上的富豪当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占据了亿元户的91%,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而考证其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资本。先富起来的竟然是党员以及与其相关的人,这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无法理解。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看来这种精神仅仅存在于黃埔軍校,而并非我党所要继承的精神。听闻着各种权力斗争,才大悟这里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所谓的共同事业。

回头看,林觉民写下《与妻书》挥泪决别,助天下人爱其所爱;孙中山临死遗言,革命尚未成功;杨靖宇喝雪啃草根,誓死抗日护国。还有无数人死得不声不响,死得无名无姓,一寸山河一寸血。看着眼前的利益斗争,我若遗忘先烈遣志而参与利益斗争,必定愧对革命先烈。但是從他們的事蹟中我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所謂的馬列哲學根本不能改變人性和實現更好的社會; 唯有從人性的角度出發才能夠去完成一切.

阅读这篇申请书的你或许是团委那边的负责人,或者是我的辅导员,你或许会找我谈话,但是我拒絕任何談話, 因為我已經不再相信你们的任何理論,总结过去的幾年,把你所做的事都列出来,看看有多少件事是真正造福于学生,真正地为学生利益服务。我不是团委的人,我也没做过辅导员,但很多时候,你不是给我们减轻负担,而是添麻烦。你给我们安排了各种各样的会议,限定我们必须要去参加,你或者你的领导在上面练习官腔,我在下面虚度光阴,会议结束之后还要对外宣扬一下此次会议所取得的政绩。当我向你投诉学校的设施有问题时,你第一反应不是为我们向学校争取利益,而是为学校维护利益。请问,你是为学校办事麻烦学生,还是为学生利益去处理事务?看看,校级院级的学生会与团委,哪个是为学生利益而与学校对抗?哪个不是其指导老师的走狗?這還只是中學, 我就要官场上人性最邪惡的黑暗带到校组织,把一个个优秀人才都培养成合格的 “干部”,他们是你们的砲灰, 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当我听闻一支电车比赛队伍的实验室被你们收回并改造成一个会议室时,我只能呵呵地笑。当我得知一次校内权益调查结果的公布被学校以处分的威胁压制下来的时候,我也只能呵呵地笑。行政人员,别忘记你是人民的公仆,你是为学生服务的。

我穷,我憎恨贪官对百姓的剥削。我怕,我怕入党之后成为的是我所曾经憎恨的角色。马克思老师在课上说过,官场的大氛围是贪,不贪无以上进,所以她说如果她当官,也会贪,只不过把贪来的钱用之于民,多么可悲的现状。是這樣嗎? 我還是懷疑, 因為人類自從犯罪以後就一直不斷的犯錯. 自新的主席上台以来,反腐力度空前,老虎苍蝇一起打,打得深得民心,打得一片喝彩。打着打着,我却发现,制度仍没变,司法仍没独立,这或许真的只是场权力斗争,这或许只是场贪官的更新换代而已。没有天敌的人类可以在大自然中为所欲为,没有对手的执政党手握权力之矿,在贪官面前,百姓变成了任人鱼肉的物种。

还有那让我啼笑皆非的学雷峰活动,雷峰月是让我最反感的一个月,企图用学雷峰的活动来让灌输无私奉献精神的行为已经过时了,强迫自私的人去做无私奉献,是多么地虚伪。忽然想起高中班主任那句话,我们理论上教大家诚实,但现实是我们强迫大家年纪轻轻就要去做假。有困难找党员,笑笑就好。党员示范窗口,看看就行。中學里入党的有些过程很值得讨论,首先要寫入團申請書通过考试。我翻看过團章,真心感觉没内涵可言,背了毫无营养价值,既不能增长知识,亦不能促进思考。背團章还不如去看一下共产党宣言,這樣我就能夠徹底了解你们的本質. 然后就是每周上團課写思想汇报,这个是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作为代价,本来课就上得空洞无聊,还要空洞的大脑里绞出一千五百字的思想汇报,的确很有难度,不得不靠百度。最让舍友可怜的莫过于看着他们在为了应付任务通宵达旦地写七八篇思想汇报。政治课,不就是吹吹党的光荣历史,培养一下大家的党性,或者,是魔性,好讓我们全體替你们挨罰! 课虽然无聊,但必需要装作认真听讲,不能玩手机,不能睡觉,不然就要被登记。培养大家的党性就比较难了,毕竟官员们的所作所为,官场上的黑暗大家都懂的,党性只存在于遥远的年代,只能让愤青追忆一下。经结课考试之后,还要做志愿时,是40+40共80个小时的志愿时,又是一种强迫他人去无私奉献的恶心行为。还要接受辅导员的考查,考查你是否关心时事,之前问我舍友十八大讲了什么,不关心时事的他哑口无言。入党的你们,真得把宣誓的内容做到了吗?

绝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西方老路,这句话真的变成一句口号。前不久,柴静的《穹顶之下》环保记录片正式地揭露了国内环保部门的能力的确有限。《穹顶之下》在环保界里成绩斐然,正式引领了国内大范围民众关注环境影响 ,正当其即将成为里程碑之时,却被忽然禁播。事后传闻,这是一场权力与利益的斗急,不管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利益集团永远占上风。环保记录片被沦为斗争的工具,实在是让我们这些环保人士心寒。

一句话就能表达出我退团的决心,却因规定退团申请书字数要求5000字,这些文字是显得多么冗余,但5000字不足以描述出百姓生活的艰难。

中国百姓生活艰难有目共睹,生活负担极大,底层的人民仅仅是买套房都要付出十几二十年的青春,买房?娶老婆?养孩子?养老?这一切都是需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当我查找房奴相关资料时,我看到一个词,名为“国奴”,这个词深深地振憾到我的内心。我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号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府竟然在变相剥削百姓。电信运营商与石油等国企的垄断,各种税收保险与现社会福利的鲜明差距,如此等等让底层百姓沦为国奴。我妈妈为了存我哥哥的老婆本尽可能地省吃俭用,平时还接点小手工。我爸爸为了维持我大学生活,他现在做的是牛一般的工作,过的是狗一样的生活。我哥哥还在筹划着,用自己十几年的青春去供一套房。我家尚如此,其它生活在更底层的百姓是如何地挣扎?是怎么的绝望?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们过着这样的生活?贫富差距以更快的速度拉开,社会福利以更慢的速度发展,这与革命者建立社会主义的初衷是相违背的,真是种巨大的讽刺。是的,我已经把百姓生活艰难的原因怪罪于国家。反正我绝对不会把十几年的青春去换一套随时可被强拆的房,亦绝对不会成为几千万党员的其中一员,因为这并不值得,因为这并不光荣。几个月不交团费即可自动退团,为何我还要写五千字的申请书?因为这五千字不是申请,而是次为底层百姓的哭诉。

自我进入到大学以来,所见所闻让我意识到百姓的钱是如何被乱用的。钱,取之于民,用之愚民。你看看,团委党委每年要养多少人去搞各种口号式的宣传,开个可有可无的会议,写一篇不知所言的官文,宣扬一番政绩。你看看,各种报销各种经费拿得可是轻而易举,做出来的东西不值一钱。你看看,各种规划教材是烂得一塌糊涂,还强迫我们学生使用学校自己编写的,哦不,是抄写的教材。我承认,我说得很夸张,不夸张不足以强调出问题的严重性。钱是这样花的吗?试想想,多少父母又在为孩子的各种费用而烦恼? 试想想,多少孩子又在为无钱医治父母而哭泣?试想想,多少青年又在为生活而感到绝望?

是的,你騙我说,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但是更加让我气愤的是你们的哲学体系。你们的哲学体系,抑或是马列主义,不能按照那个思路走,而是必须反着看,就能看懂你们的想法。说到底, 你们批判一切的传统宗教和道德, 结果你们用的是你们自己的那一套加上你们自己诟病的手段来取而代之危害苍生!为什么?因为人若背叛上帝就是想着自己了。所谓的什么理想到最后其实都是为了实现上层自己的政治利益罢了。而更可悲的是你们把一个政治理论变成一种宗教,还用你们所批判的中世纪的或者类似的方式去控制别人的思想。你们自己说国家不应该是执政集团意志的工具,可是你们自己的宪法里面第一句是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的第一句:“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请问,人民民主专政是什么东西?人民民主专政,其实说不好听就是民粹,就是以当时的民意上台,然后实行愚民政策,等到你们要消灭不同意见的时候你们就操弄民意, 说这是人民的意见,只有傻子才会去上这个当。工人阶级和工农联盟呢?说白了就是民国时代的无产阶级和工人农民搞革命以后上台存活的人才能统治。我又没什么背景,怕是不能够加入你们所谓的工人阶级和工农联盟了罢!

毫无疑问,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和控制力最空前的政党,我们号称拥有同一个梦想;但看着顶层权力的斗争,我不敢相信,我们是志同道合的。从人性的角度而言, 姓社姓资的争论不过就是人性这枚硬币的两个面, 只可惜他们还是在同一个的层次. 只有当人承认了神的存在才能够得到救赎.

我已不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就是因為你们这个样子,我决定不接你们的班。我想你们一定很希望批准此退团申请, 而且我也不愿意信奉共产主义. 我心想你们看到我写的也恨不得我滚蛋, 因为我早就是你们眼中的敌对势力了,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我的心都已经不在这里了。你们可以指责我落后, 但是我不管. 我已经受浸成为基督徒, 我有我的自由, 我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 各走各的路. 你们可以论断我或者说我什么也好, 我已经不想那么多了. 你们可以指责我落后, 可以指责我堕落, 可以指责我一切你们想的出来的骂名. 我不想惹事生非, 我只想过我自己的生活, 走耶稣基督让我走的路. 还有,人生就活得不违背良心,我知道我这么写东西的后果, 但本人去意已决, 切莫再念, 也不要做任何思想工作,直接把我除名吧。

2017年3月03日
申请人:林泰佑
声明人: 林泰佑
2017-03-04 00:45
美国
上一个  |  下一个
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
*为必须填写
每日收到大量退党声明,我们会尽快发表,不须重复投稿。
姓名:
*(↑此栏空间有限,请将全部人名填入正文,否则可能会丢失或导致人数无效)
电邮:
(↑请海外三退义工在此填写义工编号)
来自:
标题: *
人数: * (代人声明须本人愿意,多人共同声明请注明人数并请在正文部分列出每一位声明人的化名或真名; 此处请只填写数字,不要写中文/标点等)
内容:
Copyright© 2000 - 2017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