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沉重的反思 痛心的忏悔


中国是联合国人权公约的缔约国,历行国际人权法是中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而在中国大陆,宪法明文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言论、出版自由的现行法律,都被江泽民集团以共产党的名誉糟蹋的糞土一般,哪里还把国际法则放在眼里。习近平政权虽然曾经推行过司法公正丶以法治国的大政方针,但是,政法体系在江、曾死党孟建柱丶郭声琨这邦人权恶棍的把持下,那些红头文件被他们以法律的名誉偷梁换柱,肆无忌惮的畜意错用、歪曲、篡改、肢解甚至公开对抗,玩弄的形同废纸,这些衣寇禽兽依仗权势、欺上压下、翻云覆雨、横行肆虐,对维权律师、民主人士的疯狂打压,对投诉无门、被迫上访的民众严控欺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杀戮乃至活摘器官非法盗卖的血腥罪恶,连一天也没有停止过。法轮功作为一个倍受鄙视的弱势群体,在被操控着全部国家权利的三代共产党政权将近二十年的打压巨难中,至今却仍然巍然屹立、金刚不倒,这对于厚颜无耻的标榜自己一贯正确的中共邪党来说,真是百年红潮史上从来都没有过的奇耻大辱。面对这些每天都发生在你身边的铁血事实,作为毎一个有生息的中囯人,你难道就没有深沉静心的反思过吗?作为毎一个有血性、有良知的志士仁人,你难道还能装聋作哑保持冷漠、窥避、沉默下去吗?作为每一个多方受益于法轮功恩德的大法弟子家庭亲人,你难道还能再忍心去助纣为虐、参与迫害你的亲人吗?

我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百姓,耳闻目睹了江、胡、习三代共产党政权的暴虐,并亲自参与、历行过对大法弟子的家庭迫害,至今想起来都羞愧难当。那是因为我的妻子修炼法轮功被长期打压,每到逢年过节和所谓的敏感日,公安局、六一零、镇政府官员丶派出所警察、村委会干部就轮番的到我家里来骚扰,限制妻子不准她外出,不准串联,不准学法炼功等。因为妻子不放弃修炼,也曾多次被保安传讯、洗脑,甚至被抓捕、关押、最后不得不交上几千元罚款才被取保候审放回,一家老小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经济情况也因此搞的很紧张。

我以前虽然不修炼,却一直很认同法轮功,也非常尊敬李洪志大师。但是自从中共邪党打压迫害以后,我起了怕心,老觉得共产党整人没有底线,又毒又狠,不把人整服、整垮丶整死都不算完。建政以来搞了那么多次政治运动,整死了八、九千万人,哪一次不都是它胜利!谁又把它怎么样了?老认为法轮功修炼者都是老病残,沒权、没钱、没组织、没领导,中共邪党那么强大,早晚还不得叫共产党吃掉。因为心里老担心法轮功斗不过中共邪党,怕妻子惹大祸、受大罪,怕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所以当政府、派出所指令我配合它们管住妻子的时侯,我拿着鷄毛当令箭,伏首听命,违心的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按照邪党的要求,不叫她学法炼功,不叫她外出,一有风吹草动就死死的盯着她,她不服从就干仗,污言秽语的辱骂她,有时还动手动脚,甚至对大法、对李大师出言不恭,更恶劣的是还曾两次像发了疯似的撕了她视如生命的大法书,造下了如山如天的大罪。

妻子面对我多次无故的非难和羞辱,虽然她非常难过、气愤,却从来都没和我大吵大闹过,总是非常冷静的克制自己,耐心、真诚的对待我,用李老师真善忍的法理启示我,苦口婆心的给我讲说大法的美好和共产党的邪恶。妻子始终如一的承受着这种无端的责难、欺凌,真正的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忍恥负重、息事宁人。妻子不和我一般见识,以德报怨、忍让、宽容、善良的耐性以及谦和温暖的语气一次次的感染着我、深深的打动了我,我一次次的感到惭愧丶沉痛,但又一次次身不由己的重复着这种罪恶,过后又一次次感到无可奈何的空虚和懊恨,那时候,在共产邪灵的控制下,我真是感到自己活的苦累无助,很茫然、很恐慌。

说良心话,妻子对我一直很好的,特别是她修炼了大法以后,在身体上、精神上、气质上、品行风貌上、接人待物以及生活作风等方方面面的巨大变化,我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妻子炼大法越来越美好这个事实谁都看得見,而共产党硬说法轮功是邪教,非要把法轮功赶尽杀绝!这不是颠倒墨白、伤天害理欺压民众吗?共产党谤神灭佛,犯的不是群体灭绝罪吗?!我在家欺负自已的老婆,帮助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这不是在跟共产党走死路吗?这种助纣为虐的事情真的使我感到很痛苦、很内疚、很羞耻,深深感到对不起妻子。

沉默和烦燥使我不断的反思,特别是看到中共召开十九大前后,各地又在疯狂的抓人,我们地区某县城有个五十多岁的妇女,2014年查出得癌症后期,住院、开刀、化疗、打针、吃药,花了几十万都沒治好,化疗化掉了满头秀发,脑袋光秃秃,活今无明的在家里等死,后来炼了法轮功她重新揀回了一条命,对大法和李洪志师父怀着天大的感恩之心还没想到如何报答,当地公安国保大队为了维稳,却把她抓走了,说她传送大法材料。眼下正值儿媳临产,婆母还瘫痪在床,因为看病借了近二十几万的欠账没还上,她丈夫又要打工挣钱,又要伺侯老小,忙的燋头烂额!你说这不是宁可叫人死都不准人家当好人活着吗?这个共产党它怎么坏到这种程度!

我沉默了好几年,一直在矛盾中生活着,最近通过长时间的观察和苦苦的思考,经过反复的比较和慎重的判断,我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法轮功顺天意应民心,是真正救人的功法,真善忍是神佛传给人类的衡定善恶、好坏的唯一标准,法轮功教人向善,使道德回升,功德无量,没有错;我妻子修大法做好人、坚持真理、维护大法,讲良心、讲道义没有错。而共产党逆天叛道、跟神佛斗法,禍国殃民、坏事做绝、血债累累、恶贯满盈、天怒人怨,神佛绝对不会容忍它、饶恕它的,它人跟神斗,是注定要失败的。

我们走过了邪党十九大落幕前后那段风云之路,耳闻目堵了全国各地如临大敌般的那种紧张气份,剑抜弩张、风声鹤悷,从国防边垂到京华之都,抗暴事件此起彼伏、上访大潮铁拳难禁,铁器禁售、莱刀上锁,党群关系势如水火、民冤民怨哀天悯地;尤其最近发生在天子脚下清理低端人口的悲惨景象:数以百万计的、为北京繁华付出巨大贡献的农民工兄弟,被那些“高、尖端”的红魔禽兽们在天寒地冻的深夜赶出“家”门,扶老携幼、饮寒抱冰栖息在街头,这是人干的事吗?!这个局势紧张到这种程度,还不是败象尽显、亡日在即吗!那些共产党的高官高干、巨贪大恶、太子党、太子孙们,在国内捞的盆盈钵流,眼下怕被清算,都在千方百计的往外跑,都把收敛的钱财转移到外国去了,都拿了外国护照,都在为他们的子子孙孙留后路,要不是预感到共产党快完蛋了,他们能这样吗?

我看过很多法轮功真相资料,确信“法轮大法好”不是一句空话,我妻子就是最好的证据,我的思想每天都在变,我发从内心敬仰、信服、同情法轮功和李洪志大师。现在我不再犹豫,下决心彻底和这个邪党决裂,坚决退出以前加入过的团队组织,不当它的殉葬品,宣布以前发过的毒誓一律作废,请求神佛给我抹去身上的兽印,并借此机会公示我发自内心的深深的忏悔!向法轮功、向李大师谢罪,向深爱的妻子赔礼道歉,今后一定要以支持妻子好好修炼的实际行动弥補以前对大法的不恭之罪。谢谢法轮功!同时我也奉劝那些和我有过同样经历的人,醒醒吧,别再傻下去啦,别再往自己亲人带血的伤口上泼污!别再向她们流泪的心灵上捅刀!别再帮着江贼民集团豢养的鹰犬豺虎撕咬自己亲人的身躯!别再助纣为虐!因为终日陪伴你的、最关心、最珍爱你的亲人是她们而不是那些侵犯、欺骗、毁灭我们的红魔狂兽!切记!切记!!

山东菏泽大法弟子家人 小波
2017年10月28日
声明人: 小波
2017-12-20 09:16
大陆山东菏泽
上一个  |  下一个
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
*为必须填写
每日收到大量退党声明,我们会尽快发表,不须重复投稿。
姓名:
*(↑此栏空间有限,请将全部人名填入正文,否则可能会丢失或导致人数无效)
电邮:
(↑请海外三退义工在此填写义工编号)
来自:
标题: *
人数: * (代人声明须本人愿意,多人共同声明请注明人数并请在正文部分列出每一位声明人的化名或真名; 此处请只填写数字,不要写中文/标点等)
内容:
Copyright© 2000 - 2018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