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退团退队声明


我和大部分中共国人一样,在中共控制一切资讯的情况下,随大流接受了洗脑教育,小学入团,中学入队,打上了兽印。尽管我小时候家里人都在说中共坏话,尽管中共教科书也承认自己发起了多少次错误或者扩大化的运动,死了很多人。但是在中共绝对的党国一体控制下,我还是自然不自然地接受了爱党就是爱国,中国没有中共不会发展的洗脑观点。尽管自己对中共的政治教育和组织生活多有抵触,认为它侵犯了自己的自由时间,而且是没有意义的洗脑。但是除了无奈,自己也别无选择,只能找机会逃避。2005年,我有幸接触了“九评共产党”的结语,才敢于跳出中共的思维怪圈,才明白了中共才是一切动乱之源,没有中共中国才会有希望。中共在非战争时期,杀死了8000万到一亿人(还不算强制堕胎杀死的2.7亿胎儿),还破坏了所有的传统文化,这样前所未有的浩劫下,我们却还要崇拜毛魔头这样的施暴者,还对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感恩戴德,自己是真的病了。

但是在第一次有了清醒认识以后,我并没有对无神论和有信仰的人有正确的认识。自己仍然在无神论的逻辑中徘徊,尽管有一年自己曾经试图成为基督徒。目睹了中共教会的贪腐内斗乱象和华人基督徒的刻薄自大。我似乎急速地回到了无神论的逻辑中。虽然对三退有所耳闻,我还是不以为然,因为我曾经明确目标,不要入党,主要还是基于自己业余时间和自由时间的考虑,不想浪费生命浪费精力在洗脑上。所以我也是慢慢在等待,自己到28岁,和中共没有任何组织关系再说。确实4年前我等到了。确实有点一身轻的感觉,当然这个一身轻是因为没有组织上的人会来烦我去过组织生活了,自己更加自由。

但是同样是4年前,我在习近平公开接见大五毛的环境下,发现不翻墙已经无法了解真实情况了,国内言论在习时代也越来越紧,我开始以翻墙作为自己的讯息来源,并彻底放弃了对中共可能变好的幻想。在这个环境下,我看了美国之音,自由亚洲这样的敌台。让我震惊的是,从2016大选的那些事情中,原来道德败坏,红色渗透,共产主义思潮回流已经是世界性问题。而且在侵蚀着所有民主国家。在这个情况下,我仔细读了看了大纪元的多篇社论,像九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我才知道为什么中共会看起来越来越“强大”,我开始接触大纪元新唐人并对中国传统有了新的理解,并瞭解了那么多年西方媒体和社会故意忽视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极其变态的酷刑,以及活摘器官的骇人罪恶。教科书中的中共暴行原来在21世纪还在升级,在一次次地证实中共现在对法轮功学员,维族人,藏人,访民的大规模暴行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自己有多么危险,也明白了共产主义思潮和中共这样的实体不仅仅是中国动乱和不幸的根源,也是全世界的公敌。看看西方左派媒体和政党就知道中共是如何(利用言论自由)起家。我在常识的呼唤和感召下,也成为了保守主义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礼仪有了新的认识。我感谢法轮功学员让我瞭解了真相和信仰的力量。我也觉得退出邪恶组织时不我待。

在此,我决定退出中共少先队和共青团,抹去自己的兽印,回归中国传统,做一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不做马列子孙,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用自由之身去迎接自由中国的到来。

声明人:中华保守者
声明人: 中华保守者
2019-08-16 10:34
上一个  |  下一个
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
*为必须填写
每日收到大量退党声明,我们会尽快发表,不须重复投稿。
姓名:
*(↑此栏空间有限,请将全部人名填入正文,否则可能会丢失或导致人数无效)
电邮:
(↑请海外三退义工在此填写义工编号)
来自:
标题: *
人数: * (代人声明须本人愿意,多人共同声明请注明人数并请在正文部分列出每一位声明人的化名或真名; 此处请只填写数字,不要写中文/标点等)
内容:
Copyright© 2000 - 2019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