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我的退党声明


我是一个有着三十多年中共党龄和中共军龄的退休军人,在军校系统学习过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全部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程,按理说,我应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中共党徒。

值得庆幸的是,父母给了我一颗独立思考的大脑和孤傲直爽的性格。

我的思想转变是从2002年十六大提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开始的。大批国营企业变卖为私营企业。共产主义不是要消灭私有制吗?私有制不是万恶之源吗?国企为什么经营不下去而必须要搞市场经济?难道公有体制错了?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都是私有制?

其实这样的问题早在安徽凤阳小岗村的18户村民搞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就有过疑问,只是那时候年轻,工作忙,没有时间去想这类问题。甚至八九六四事件和苏联东欧共产国家纷纷解体,都没有使我意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

直到2000年以后,事业小有所成,家庭终于安稳下来,工作得心应手,应酬也少了许多,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开始去思考人生和许多社会问题。

猛然间意识到,党的事业有问题,共产主义有问题,中共领导的中国革命有问题。

于是我开始跑书店,买来很多宪政方面的书籍,开始研究自由、民主、宪政,卢梭、洛克、孟德斯鸠、霍布斯、托克维尔、亚当斯密等等,特别是哈耶克自由哲学论集,对我的启发很大。我还把多年来收集的辞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大辞典等工具书和在学校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程教材都翻了出来。

我的思想开始转变。那是从理性开始的深刻转变。现在回想起来,既有必然,也有偶然。

回顾我的入团、入党经历,没有一次是我主动提出申请,都是团支书、党支书看我人不错,上杆子非要我入团入党,几次催我“你咋还不写申请书呢?”我说我不够格。不是说我的觉悟有多高,而是我看不惯身边同学为了入党团而争风吃醋。此其一。

其二,庆幸的是,我那时入团入党,上面还没有要求宣誓这一说法。后来,要求所有党员都要补上宣誓这个仪式,但庆幸的是我已经退休了。就这样,我躲过了这一劫难。有时我在想,我的转变是不是与我从来没有发过毒誓有关。

但接下来的又一次偶然,却是万幸中的万幸。

那时2005年,我在一家服装店铺里看衣服,一个年长的大妈从我身边一闪而过,迅速往我手里塞过来一个信封,头都没回,扬长而去。

我打开一看,那是两张光盘,一大一小,大的是神韵演出内容,小的是动态网安装盘。我迅速揣在兜里,回到家就按在了电脑上。从此,我了解了更多真相。共产党的邪恶,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它们做不到的。真相印证了我的思考和判断,让我怒火中烧。从此我暗下决心,誓与共党,不共戴天。此其三。

从那时起,我几乎天天看大纪元、新唐人,使我更加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并在力所能及条件下,揭露中共,弘扬自由、民主、法治的普世价值观,为中国民族的觉醒和未来,奋笔疾书,尽量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家人、亲戚、朋友、同学,特别是今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战和香港民众反送中运动,为中国的未来,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在此,我庄严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党籍,永不反悔。

声明人:信则强(化名)

2019年11月23日
声明人: 信则强
2019-11-24 00:05
中国大陆
上一个  |  下一个
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
*为必须填写
每日收到大量退党声明,我们会尽快发表,不须重复投稿。
姓名:
*(↑此栏空间有限,请将全部人名填入正文,否则可能会丢失或导致人数无效)
电邮:
(↑请海外三退义工在此填写义工编号)
来自:
标题: *
人数: * (代人声明须本人愿意,多人共同声明请注明人数并请在正文部分列出每一位声明人的化名或真名; 此处请只填写数字,不要写中文/标点等)
内容:
Copyright© 2000 - 2019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