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今年妻子孩子退团退队,也想让我退党,我当时还在犹豫,现在我决心退出中共的一切党团队组织。

我是搞历史的,曾经帮助抗战的国民党老兵和几位高级将领争取福利,为他们的尊严和生计奔走。这些民族英雄在中共眼里都是阶级敌人,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我想通过历史来唤醒今天的人,但是在中共的统治下,近现代历史都不可能以真实面目示人,这是很可悲的,我感觉自己能做的事太少,没有发挥应有的价值。现在想想,可能最应该被唤醒的是我自己。

马上又到了6月4号了,距八九·六四已经31周年了,我的孩子都快到中年了,现在他也有孩子了。六四期间我去过六部口,亲眼看过荷枪实弹的军人,那时候很多人不敢出门。作为亲历者,我对那些呼唤人民觉醒、为中国人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工人领袖有过崇敬和向往,但是终究没有挺身而出。孩子经常问我对六四的看法,对此总感到无奈。我当时也像孩子现在这个年龄,也刚有了自己的孩子,有过一些激情,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我不希望孩子到我这个年纪也像我这样遗憾,更不想小孙子还继续生活在这种被洗脑的、没有言论自由的不正常社会。

最近我看了关于法轮功真相的资料,了解到中共对不同意识形态的迫害是何等残酷和不择手段,也了解到法轮功学员的不屈和非暴力抗争,对我的触动很大。之前对他们有过偏见,想对他们道歉。这次瘟疫,也让我看到了中共的末日疯狂——谎言隐瞒、发国难财、甩锅诬陷、新闻叫骂,很符合历史上王朝灭亡前丧心病狂的“绝响”。成全自己、成全孩子,我彻底抛弃幻想,在这个体制内,即使不助纣为虐,也不可能发挥任何价值。

我,在此郑重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党团队组织。历史、人民,甚至全世界都会对中共进行正义大审判。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贡献自己的力量,矫正被中共歪曲的历史,还后人以真实。

三退人:文长苏
2020年5月8日于北京
声明人: 文长苏
2020-05-08 14:30
北京
上一个  |  下一个
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
*为必须填写
每日收到大量退党声明,我们会尽快发表,不须重复投稿。
姓名:
*(↑此栏空间有限,请将全部人名填入正文,否则可能会丢失或导致人数无效)
电邮:
(↑请海外三退义工在此填写义工编号)
来自:
标题: *
人数: * (代人声明须本人愿意,多人共同声明请注明人数并请在正文部分列出每一位声明人的化名或真名; 此处请只填写数字,不要写中文/标点等)
内容:
Copyright© 2000 - 2020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