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退出邪共組織


這是第二次申明退出邪共組織,上次是2016年。

為什麼要二次申明?因為第一次對共匪認識不夠徹底。當然,並不意味著對共產黨抱有希望。

我從未入過黨,只是加入過共青團,現鄭重申明退出。在學生時代,很多人加入共青團時,我一直無動於衷,因為我覺得麻煩,要寫什麼申請書,還有宣誓,好像還覺得有那麼一點點假,當然這時並不是因為對共產黨有什麼清晰的認識。而是因為我「懶」,這時已經高中了,相信在高中入團的還是不少的。

到了大學我入團了,真的要寫申請書,還有入團成功之後的宣誓。為什麼大學入團了呢,因為當時看著身邊的夥伴好像要入黨了,成不成功另說,當時也有點跟風,也想入黨,因為聽說有什麼什麼的「好處」,而我從來沒想明白這「好處」到底是什麼。只是因為我沒入團,被告知不能直接走入黨程序,於是我入了團。後來也寫過入黨申請書,寫的時候就覺得太虛假了。當然後來因為一些原因,入黨這事,從申請書後就沒了下文。

16年開始翻牆,看到牆內看不到的種種陰暗,包括8964。從那時開始,對牆內有點重大的新聞,開始傾向於相信牆外的分析,牆內的多少有點不信。

記得曾經看過一篇文章,來自「The Economist」,主要是說警惕習近平搞個人崇拜的,據說,The Economist就是因為這篇文章被封鎖的。後來斷斷續續翻牆,頻率不高,也能看到不少關於中國的負面新聞,有些關於經濟的新聞,當時覺得是不是有點危言聳聽了。當然現在不會這樣認為了,因為很多事情,只是官方不報而已,並不意味著不存在這樣的問題。

18年還看過香港方面報道的美朝峰會與香港64維園紀念。

直到這次疫情。

2020年2月開始在網上關注疫情動態。在翻牆之前覺得政府一定有什麼東西隱瞞著,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翻牆後,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比想像中重。我記得當時看的第一條視頻就是新唐人採訪歐洲某病毒專家,其中涉及了病毒序列,說明病毒的可能來源,大腦想想挺可怕的,當時心都感覺在滴血。

後來陸續關注到了大紀元的「珍言珍語」,「疫(役)情最前線」,「新聞看點」,還有一些時評員的錄影影片,事態發展到今天,關注的面也擴展到了港,台及美中關係。期間也看了描述上個世紀三年大飢荒的「墓碑」這本書的前幾章,沒看完,不是因為這本書不好,相反,這本書非常好,有很強的資料價值,因為這本書太寫實,太觸目驚心,讓人讀著心痛。我真的沒想過「人吃人」這種事曾經發生過。

現在,我已經基本不再看牆內的新聞了。說句不好聽的,看牆內的綜藝節目都強過牆內新聞百倍,起碼綜藝節目還能給人帶來一點歡樂,而牆內新聞,不是娛樂八卦就是反美反日,並且各種噱頭,各種假新聞甚囂塵上,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新聞,突然想起當時農村廣播中的「不信謠,不傳謠」真是莫大的諷刺。

我不知道當「共產大廈」倒下的那一刻,有多少人會受牽連,剛好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說當時東歐劇變,蘇共解體之後,很多關聯人受到了審判,清算,所以,我真的建議還在「當,團,隊」的你能順勢而為,退出這些組織,不要逆天而行。

全文,我沒有使用「簡體」,因為「簡體」在我心中已經變得「非法」,我沒有針對任何使用「簡體」的個人,僅僅說「簡體」本身。除了不可避免的場合下用「簡體」,我樂意用「正體」,對,我沒說「繁體」,因為,在「簡體」出現之前,根本就沒有「繁體」一說。或許將來「正體」能回歸。順便一說,Android設備安裝Gboard經過設置,可以方便輸入「正體」。PC端可以Google搜索一下,找一款適合的輸入法也能輸入。非常建議香港的朋友可以用一下「粵拼」,打字速度比較快。

(编注:为三退人数的准确,此声明不计人数。)
声明人: 萬里無雲
2020-06-21 20:49
湖南
上一个  |  下一个
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
*为必须填写
每日收到大量退党声明,我们会尽快发表,不须重复投稿。
姓名:
*(↑此栏空间有限,请将全部人名填入正文,否则可能会丢失或导致人数无效)
电邮:
(↑请海外三退义工在此填写义工编号)
来自:
标题: *
人数: * (代人声明须本人愿意,多人共同声明请注明人数并请在正文部分列出每一位声明人的化名或真名; 此处请只填写数字,不要写中文/标点等)
内容:
Copyright© 2000 - 2020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