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退党 退团 退队


我是一个大陆典型的天天在担心和恐惧中生活的他们称之为黑五类的后人,我的爷爷因为是国军一名军官,参加过抗日战争,后因为不愿意内战,解甲归田,靠自己的勤奋努力让自己家人过上了几天好生活,他善良待人,在当地有很好的口碑,但土改时被定为当地的地主,受尽共党的折磨,一家老小靠亲戚的接济过活,62年的大饥荒老俩被活活饿死。我妈因就读的教会学校的保护幸免于难,我们也因此世代不能翻身,一直活在他们的阴影里。

在他们的赤色宣传下我曾因为有这样的爷爷感到自卑台不起头。我妈也因家庭关系成为历次运动如三反五反、文革的(老运动员),这一切就是因为我有个国民党加地主的爷爷。小时候不明白,任由他们洗脑,让我无法辨别是非,尽管入队入团是我一直积极要求的,认为只要积极“进步”就能洗刷身上的污点,事实上他们根本不把你当人,所以根本不在乎你做出的任何努力,意识形态上的迫害一天没有停止过,只有身处我这样的境遇的人才能明白这样的苦。

经朋友的介绍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通过你们这扇窗看到了真相,解开了我多年的困惑。明白了那些东西都是他们强加于我和我们家人的,我为我有个在民族危难时刻挺身而出去抵抗侵略者,而绝不把枪口对准自己同胞的爷爷感到骄傲,同时庆幸自己有这样的觉醒,在这里我要真诚地说声谢谢!一路过来,共党作的恶数也数不清,以前以为自己从心里不认同就算划清界限了,但退党申明中解释说要在形式上有所行动,今天我和我的丈夫、儿子三人选择和共匪划清界限退出丈夫加入过的党组织;我和儿子曾加入过的少先队和共青团一切组织。同时表达我对法轮功和香港抗争者的敬佩和支持,这点声音弱到像安徒生笔下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亮起的那根火柴,虽然微弱,但它却是小女孩在严寒的夜里唯一能取暖的全部。
声明人: wuyin(化名) 等  3人
2020-07-19 19:35
上一个  |  下一个
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
*为必须填写   用查询密码查看处理结果
姓名:
*(↑此栏空间有限,请将全部人名填入正文,否则可能会导致人数无效)
电邮:
(↑请海外三退义工在此填写义工编号)
来自:
标题: *
人数: * (代人声明须本人愿意,多人共同声明请注明人数并请在正文部分列出每一位声明人的化名或真名; 此处请只填写数字)
内容:
Copyright© 2000 - 2020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