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退团声明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退党团队服务·通知·倡议
精彩推荐
     
  • 三退
    声明人:王得福  人数:1  时间:2020-09-21 09:45  来自:中国山东  ID:26724686
    退党声明 我是农村的一个支部书记,给共产党干了十几年,我知道它干的那些坏事,尤其是近几年的八九六四屠城事件、迫害法轮功、中共肺炎等,看清了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集团和黑社会,因此我要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党、团、队),特此声明。 退党人:王得福 2020年8月1日

  •  
  • 正式退出中国共产党少先队组织
    声明人:苏斌  人数:1  时间:2020-09-21 09:05  来自:中国 北京  ID:26724646
    我叫苏斌,男,北京人,我从小被共产党洗脑很多年。幸亏身边有长辈教导我诚实做人,宽厚待人,做事公正,看清事件的本质等等。后来,互联网让我知道墙外的真相。比如:无界浏览,天亮时分等优秀节目让我更看清了中共邪恶、杀人、毁灭人类道德之本质。我迄今为止被共产党毒思想所感染的只有在我小学参加少先队了!我是成年人,有独立思考和辨别能力。所以,我在此严正声明:正式退出中国共产党少先队组织!不与共产党组织有任何来往!

  •  
  • 退出中共党,团,队声明
    声明人:Chan Wong  人数:1  时间:2020-09-21 04:33  来自:  ID:26724644
    我早在一九八三年上半年的整党整风因揭发党委书记李伟遭刁难而愤起向广州黄花岗接到党委递交退党声明。但在回美逗留香港期间遭受打劫连同本人的证件,那份留底的退党声明流失了。 我也曾经加入少先队和共青团,在此再次作出庄重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

  •  
  • 郑重退党声明
    声明人:汪㶲  人数:1  时间:2020-09-21 02:45  来自:中国  ID:26721130
    我是一名普通中国医生,多年前在传染病隔离病房火线入党,我那时在政治上非常幼稚,对这个党背后不可告人的历史真相真的一无所知。入党后在医院参加“组织生活”,集体声情并茂的演戏令我作呕。但当时我还只是觉得是一种不良的作风,并没有对表演背后的思想和人格去做深刻的领悟。体制内的日常让我觉得窒息和虚伪,我于是离开体制。新的单位也有党组织,他们动员我加入支部,我只是口头搪塞,心想既然离开体制,为何还要自缚心灵呢?便迟迟没有转组织关系,也从不参加组织生活。随着我到不同国家出差,在民主国家与国际同行交流时越来越发现党文化专制统治带来的国内的落后和自大。随后我开始关注到海外民主人士对历史的讲述,对国内事件的曝光,结合我自身的感受,逐渐开悟。我找来一九八四、美丽新世界、我们等书籍阅读,从历史和思想的高度对极权文化进行反思。我逐渐了解到党宣传的虚假、建政后荒唐而残酷的运动、赵家人的贪婪、帮凶的丑恶。。。我看到维权斗争的律师遭受酷刑、看到为民主中国而奋斗的先贤家破人亡。我看到热血流淌,染红华夏土地和HK。我听到震耳欲聋的呼喊、见证令人心酸的泪水。我目睹麻木不仁的眼眸,和刺目温热的人血馒头。。。我目送因政见不合而疏远的亲朋和家人,拥抱着自己寂寥身影。。。我十多年没有参加过任何组织生活,十多年未缴过党费,按照党章算已自动脱党。我深知我早已从思想上与这个党做了切割,但我今天仍要通过这个平台来与自己曾经入党的过往做个正式了断。感谢大纪元提供这样的平台和勉励。 I am a common doctor and joined CCP in isolated wards when fighting against an epidemic under the invitation from my mento. However, I was very politically naive at that time, and I really knew nothing about the hidden historical truth behind this party. After joining the party, I participated in "organizational activities" in the hospital, and the collective voice acting made me sick. But at the time, I just thought it was a bad style, and I didn't have a deep understanding of the thought and personality behind the performance. The daily routine in the system made me feel suffocated, so I left for a new job where there was still a CCP organization that mobilized me to join the branch. I just verbally agreed, but never joined by thinking that if I left the system, why I should tie up my soul again? As I began to travel to different countries on business trips, by communicating with international colleagues in democratic countries, I became more and more aware of China's backwardness and arrogance. I attribute this to the dictatorship of party culture. I began to pay attention to overseas democrats' voice, who narrated the history and revealed the events that happened in China. With my own experience, I gradually became enlightened. I found books such as 1984, Brave New World, and Мы to read, to deepen my thought. And I learned about the false propaganda of the party, the absurd and cruel mass movements since 1949, the greed of the Zhao family, and the ugliness of the accomplices. . . I saw lawyers being tortured when fighting for human rights, I saw the activists’ home broken when fighting for a democratic China. I see blood flowing, dyeing the land and the sky, as well as HK. I see deafening shouts and sad tears. I see indifferent and numb eyes and the dazzling bloody buns. . . I am watching the back view of the relatives, friends and family members distancing away from me, and me embracing my lonely shadow . . . I haven't participated in any organization activities or paid my party dues for more than one decade, which means I have automatically left the party according to the party constitution. I am well aware that I have already cut off from the party in my mind. However, today please still allow me to make a formal break with my history of joining CCP on this platform. Thank you Epoch Times for providing such a good platform and the encouragement. 2020-09-20

  •  
  • 退出中共声明
    声明人:Carol EC Wang  人数:1  时间:2020-09-20 23:51  来自:Jiang Su  ID:26721024
    早过了退队和退团的年龄,但如果真需要这么做才来得彻底,那我就声明:退党、团、队! 父母都不是党员,我也没曾想过这份“殊荣”(毕竟从小被洗脑!) 大一时,班干部在黑板上像布置作业一样出了通知,让大家“下周一统一收取入党申请书”。当时自己真的无知,居然还觉得:自己难道也有这种“向组织靠拢”的机会?还感慨:这得多么优秀的年轻人才能被精选靠近组织啊! 不过话说大学期间,我虽不是最优秀的,却也算“品学兼优”,自己还曾因为好几年下来了,仍“音讯渺茫”而落寞……嗨!居然在快毕业时总算轮上自己了!当时还真挺激动,觉得经受了组织的考验,这是对自己的肯定,是光荣的身份(现在想想真是笑死、羞死自己了)。 家长当时也没说什么,就觉得:孩子要求上进,总归不是坏事,将来到了工作单位,至少领导也会看作是个正派的、要求上进的好孩子吧。 后来,随着身心经历成长,慢慢从听闻“宣传”、想象憧憬进而落实为切身的感悟。 国内消息控制超厉害,所以我一直并不太了解真实的“黑暗面”。别说最高领导人了,就连公司高层党员领导们真正什么品性,自己都不太了解,也没那精力了解,就是一门心思工作。 但就日常党员活动、各种思想文件的学习、党务工作者的“风范”、对待敢说真话怒怼的老党员的处理、一把手必须是党员所以领导干部火速入党、党费缴纳以及补交党费、动辄捐款、明明都要忙死了还得应付各种搞形式的活动和报告等等的事,就够让我身心俱疲,太形式主义,毫无实际意义! 但说实话,身边的一线普通党员同事们真的都是很优秀的年轻人和老同志,他们任劳任怨,吃苦在先,真的处处带头。相比之下,党员领导干部们的奇闻“异”事……也只是偶闻。我们这些小虾米哪儿那么容易了解到真相?但确实看不惯,因为和宣传的、和自己想象中的,太不一样! 尽管早想过退党的事,但那时,一无正常的渠道(根本不可能让你按真实心意退成功啊,而且也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平台);二听说会连累入党介绍人(当初都是我的好同学、好老师),也会连累当下所处的工作单位的党支部。于是心里压力巨大,总不该牵连他人啊!再说,出身平民、没有“背景”和“关系”的我,唯靠端好“饭碗”、“卖命”工作,养家糊口,安身立命了。 所以,那时候也就只能把退党的意愿跟要好的同事私下一同抱怨抱怨,但谁都不敢真的马上迈出这一步,毕竟顾忌的东西太多…… 后来重温誓言活动中,我才发现,最后几句说:要为之牺牲一切、永不叛党……我总算长点脑子了,想想,这简直就是魔鬼的话! 境内的宣传,缺乏客观、公正,更造假、愚民,毫不知耻,反正也无监督。 直到后来有机会出境了,才知道些许真相!百姓完全不是“人民”,没有真正的权利,就是工具和韭菜。群众和一线党员创造的社会财富都被他们掠夺和转移,他们永远“愚民再驭民”! 看到身边的低级别的官商勾结(高级别的,人家也不会让你活着知道),空气、水和土地如何被污染,社会如何没有诚信、不讲契约、没有信仰,百姓如何天天为生存奔波,医疗养老上学房贷如何沉重,各种社会不公不义……作为本性正直良善的人,我心痛不已。 很多人一边痛恨党内权贵阶层的不义,但同时又都向往能与之套上近乎……我虽内心不齿,却也能理解他们:毕竟身在粪坑,你只能委身当吃屎的蛆,变不了蝴蝶!很多人为了生存发展,以为自己攀上了,发达了!其实最终还不是被利用?!站错队的惨剧,还不是经常发生!人的意志(私欲),不能胜天! 我真为那些当初献上青春、热血、生命的革命先烈惋惜,他们都被骗、洗脑、利用,牺牲了自己,打下了江山,后代还要继续被压榨,供养这些既得利益者。看看所有老兵的下场!再看看宗教信仰者、香港和平示威者、疆藏蒙……多少生命和公义被践踏蹂躏! 通过这次疫情,我终于明白,这已不仅仅是一个我以前认为的“鸡肋”组织,而是一个能以14亿或者全球人民的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的、没底线的、有罪的魔鬼组织!我坚决要做出正确的选择——退党! 其实,本人入党的“初心”是“努力奋斗,严格要求自我,努力做个上进的优秀青年”,而绝非演变到如今的、被利用为工具和韭菜的残酷事实!退党,也是为了要避免将来不知在何时何地可能会助纣为虐!只怪自己当初年幼无知,被“宣传”蒙蔽了双眼、洗空了脑子,根本没有真正看透组织本色而误入歧途!但如今,可惜身边绝大多数人都还没机会认清它的真面目! 在此,郑重声明:我退出中国共产党!不仅与之决断,更希望这罪恶的团体尽早不复存在!不确定这个平台是否“安全”,请谅解我使用化名退党,但我感谢有这么一种方式能让我践行内心真实的选择! 最痛苦的是:眼下,仍在职、在墙内,还不得不继续学习强国,交党费……做着让自己恶心的事!真是悲哀!!!祈祷能早日正常做人,过上正常的日子,不必再这样灵魂“煎熬”! 以马内利,监察人心。诚心所愿,坚决退党!

  •  
  • 退党、团、队声明
    声明人:喜乐  人数:1  时间:2020-09-20 23:29  来自:  ID:26720919
    他们可以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是你不能有枪,他们说这个国家是人民的,但他们把你的土地卖了建房,得你花钱买回来住,说房子是你的,但只有七十年,他们说为人民服务,但所有的教育医疗养老统统产业化……

  •  
  • 退出中国共产党
    声明人:武明鸳  人数:1  时间:2020-09-20 19:59  来自:中国河南(上海工作)  ID:26719543
    本人武明鸳,中国河南人。大学时本着为社会服务、改变不公、让底层人民活的有尊严的理念加入中国共产党,但后来阅历增多我发现这个组织欺骗了我、欺骗了大众,与我本人的理念完全不同。本人在此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做一个善良的普通人。

  •  
  • 退党 退团 退队
    声明人:李留柱  人数:1  时间:2020-09-20 19:19  来自:  ID:26719357
    中共是土匪起家,无仁无义无德,文革中就将其看透了,他们只会欺骗,到处是谎言,不择手段,有历以来是最黑暗的!天必灭中共!

  •  
  • 退出与中共党团有关的所有组织
    声明人:扎仁尼玛,达日玛  人数:2  时间:2020-09-20 04:21  来自:南蒙古  ID:26716829
    我和我爱人虽然不缴党费已经十年了,不过在此还是要郑重声明退出这个邪恶,肮脏,下三滥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当年入党的时候怨自己认不清敌我,现在感到羞耻,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耻辱!!特别是近期在南蒙古实行文化灭绝政策之际要严正声明我与共匪成为敌我关系!所谓的“建国”以来的累累罪孽- 毛魔时代的各种运动,把人民分成三六九等和各种派别让人民相互批斗,相互残害到邓魔以后的天安门屠杀,对新疆西藏的清洗,对其他民族的侵略性渗透和镇压,对法轮功的追杀,计划生育,有毒食品,假药假育苗,谎言暴力,洗脑管控……等等用无数个反人类的手段在70年的统治中杀害了上亿无辜的生命,就这些罪行把那些所有有关匪共们天打雷劈千万次都不够还那么多冤死的灵魂赔命……希望全世界共同消灭中国共产党组织,否则匪共肯定成为世界的灾难!这一刻我和我爱人再次声明彻底决裂中国共产党组织,与中国共产党组织不共戴天!! 2020-09-19

  •  
  • 退党
    声明人:何燊  人数:1  时间:2020-09-20 03:50  来自:重庆  ID:26716802
    我于在校期间的学生组织活动中被动员加入中共,在此后多年内亲自体会到其邪恶的本质,更从各种消息渠道了解到这个组织对于人类是如同癌细胞一般的存在,早以此身份为耻。既知有退出的方式,当决然退党,以洗去耻辱。特此声请退党。

  •  
  • 徹底退出共青團及少先隊
    声明人:湯偉強  人数:1  时间:2020-09-20 00:16  来自:中國廣州  ID:26716675
    本人湯偉強,男,1984年6月24日生於中國廣州。由於學生時代年少無知,且迫於學校及教育體制壓力,被逼加入少先隊及共青團。現得知歷史真相及黨團隊之種種罄竹難書的罪行後,本人堅決永久退出共青團及少先隊,從此誠心懺悔,行善除惡,懇請神寬恕他的無辜子民。 2020-09-19

  •  
  • 我要退出少先队
    声明人:吴扬  人数:1  时间:2020-09-19 23:00  来自:中国大陆江苏省南京市  ID:26716457
    因为中共建立了数套用于互联网审查之系统,主要用于阻挡当局不愿中国国民浏览的网站,大部分是港澳台及海外的中文新闻和论坛网站,以及国际社交、博客、视频、文件寄存网站等,列如搜索引擎Google、YouTub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知名国际软件。以及BBC中文网、美国之音中文网、德国之声(含中文网)、香港电台等国际媒体中文网站也被完全封锁。与其他有网络封锁的国家不同,当在中国访问被封锁网站的时候,不会出现任何政府提示,只会显示与网站的连接出现问题。 2013年1月30日,无国界记者在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年度报告中指出:“中国在相关领域仍然‘没有出现任何改善迹象’,仍有大批记者和网民遭到关押,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民监狱’。”2015年10月,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的互联网自由状况连续第五年恶化,在其调查和评估的65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是互联网最不自由的国家,这归源于在现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将“互联网主权”作为执政重点之一之后,中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大了网络控制的力度。大陆网民可使用VPN访问被限制浏览的网站。大多数西方国家也批评中国完全没有任何网络自由,无法和世界接轨。

  •  
  • 退队
    声明人:吕祥云  人数:1  时间:2020-09-18 23:21  来自:山西  ID:26712217
    现在社会世风败坏,从上到下都是唯利是图,中共邪党说一套做一套,我发现我被它骗了几十年。

  •  
  • 三退声明
    声明人:健文平等  人数:125  时间:2020-09-18 23:10  来自:南京  ID:26712210
    中共的媒体叫“党的喉舌、舆论导向”,党的喉舌说的很清楚,媒体是为党说话的,舆论导向是什么意思?导向不就是忽悠吗?要把你往这边导就往这边忽悠,往那边导就往那边忽悠,目的是利用老百姓为它服务,做它的工具。所以“党的喉舌、舆论导向”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就是党是个大忽悠,中共的媒体就是它忽悠人的工具。中共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诽谤宣传彻头彻尾都是骗人的谎言。我们声明退出这个忽悠人的骗子党,再也不会被它忽悠了。 退党: 健文平 田永明 杨平红 卢宝华 郭宝荣 陆强富 董宝平 健明文 王永强 赵文华 10 退团: 周强才 彭宝红 红文平 朱才宝 文永明 陆平文 王富强 吴高明 赵平顺 陈美兰 洪平福 陆平平 张宝文 健华平 潘才安 李宝永 方幸福 方琴明 钟开心 周平安 董宝华 董强文 吴美云 张林文 张永华 健平平 朱有明 周美丽 富永平 健康 杨宝成 王美琴 腾永宝 周才平 平安 美丽红 黄宝荣 郑有福 永健 白云 开心 彭卫国 雷天明 健宁 平安 东海 李利 张春平 健安 有福 吴长青 陈慧远 赵桂花 彭德安 曹长寿 吴平安 李平 杨太平 兴隆 陈平安 张有福 王健康 李有才 王有缘 王学明 明昊 王长幸 友善 王玉珠 玉莹 潘平安 翠萍 晓徐 陈雨平 张广财 朱峰 朱有财77 退队: 美丽云 红兰英 快乐 戴美丽 才文 徐强平 花美荣 王琴 王永香 李强文 李琴花 李平喜 美云好 张有福 李文强 桃丽平 张乐光 梁美丽 周幸福 张明文 周才平 彭宝才 徐发财 健永明 黄平安 高志发 王翠英 李强 王平安 鲁发财 发富 蔡长寿 黄美银 严平安 唐桂花 翠花 长寿 佳有财38

  •  
  • 退出中国共青团
    声明人:任洁 海莉  人数:2  时间:2020-09-17 20:19  来自:  ID:26706959
    当今的中国人想要在社会正常工作学习及生活,都会被动被要挟加入邪党的各个组织。从孩童到成人。虽非主动,但也深深因为自己曾加入它们,名义上是它们的一员而感到耻辱。有这个机会能郑重将自己和它们划清界限,是何等庆幸。海莉及任洁在此声明,退出中国共青团,希望这个丧尽天良无恶不作跨越人类道德底线的邪恶组织早日得到清算和毁灭,以慰所有被它们所迫害的在世或不在世的灵魂,和所有向善的人们。


  退党网站首页   |   大纪元网首页   |   查询处理结果   |   联系退党网站   |   退党服务中心  
Copyright© 2000 - 2020 The Epoch USA, Inc. | 授权与许可 | 服务条款